是可怜的高三狗
es/fate go/yys/小英雄
杂食 但是站定攻受就不会变

【狛日】超级碟中谍2-beginning



清晨明亮而轻柔的阳光穿过玻璃窗,取代了虚假的人造光,洋洋洒洒落满整个餐厅,餐厅里弥漫着刀叉相碰的清脆声响,与偶尔传来的轻声交谈。日向创其实还蛮喜欢这种温和的气氛——如果自己和搭档的座位上不传来每日惯例的低气压的话。

唉,没有办法。早晨的餐厅是学院明文规定的,特工搭档们互相交流情报与促进感情的地方。虽然很讨厌,但日向也只得一边在脑海里愤怒手撕那个幸灾乐祸地把全校相性最差的两人组成搭档的黑白熊,一边硬着头皮走向前去。

虽然不想多看到这个白毛超过一秒,但日向也承认,如果自己是女性的话,一定会对狛枝小幅度举起刀叉缓慢进食的优雅姿态看得入迷了吧。——真不愧是出身名门望族的本科生啊。

日向身体僵硬地在软椅上坐下,手指触碰上盛满了已经变得微凉的咖啡的陶瓷杯。

“……狛枝。”

他试着先开启话题,但对面的白毛不仅充耳不闻,竟然还翻开了一叠报纸挡在脸前。

有完没完,这家伙!日向有点气恼地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叠文件,丢到狛枝面前。

“刚领的任务,自己看。”

听到这句没好气的话的狛枝总算是放下了报纸,连看都不看日向一眼,拿过文件一页一页仔细翻了起来。

虽然特工的阅读能力个个都是一目十行,但只要是在狛枝附近,日向就觉得自己被续了。为了消磨时间,他只得将自己的目光聚集在实木桌面摇曳着的光斑上。

“……呵。”

如同日向想象的那般,翻过文件最后一页的狛枝从喉咙里挤出一声冷笑。

这个任务的等级是B,而自己上个月彻底失败的任务等级仅仅是新人级别的C。虽然普通人直接看数值感觉不出什么,但身为武装学院希望之峰特工科学生的日向创很清楚,这两个任务的难度跳跃就如同氪金欧皇与咸鱼非酋的英灵差距。

“校长还真是对预备学科抱有极大的期望呐。”

日向假装没听见狛枝上扬扬扬又拖长长长的话尾里赤裸裸的嘲讽,把身体朝前倾了些:“所以说,我们完全可以向上级申请换一个——”

“——如果日向君能够安静地在一旁待着做个人形背景的话,这个任务对我而言就是幼稚园的水平。”

“你以为我想和你这种人搭档啊??!”

日向狠狠地瞪向狛枝满是不耐的灰色眼眸,同时也努力控制住自己一拳抡上去打飞这张臭脸的强烈欲望。

……冷静,冷静,吵架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当务之急是把因为任务失败而变成负数的积分攒回去不然毕业后根本找不到工作……!

日向深吸了口气,然后用力把自己的脸颊拍得泛起红色,迎接上狛枝的眼眸。

“……我想你也明白的,独自行动对我们两个都没有好影响。总而言之,先从商量对策开始。”

饱含决意的绿色眼眸与从刚刚开始日向就看不出其中情绪的灰色眼眸在空中碰撞出激烈的火花,最终,伴随着细不可察的叹息,灰方先挪开,绿方获得胜利。

“……洗耳恭听。”

…………

“以上。”

发表完长篇大论,日向一边将任务所在地的详细地图推向狛枝那边,一边悄悄窥视他的反应。

虽然这家伙大概只会露出嘲讽的表情然后挑出一堆不足,但如果再敢搞事想要甩开我独自完成的话我就在这里把他暴打一顿——!!

“真没想到。”

狛枝竟然,微微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日向差点以为他要表扬自己了,吓得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日向君竟然和「超高校级的黑道」九头龙君是熟识……明明是个预备学科,就不能有点羞耻心吗?”

……差点忘了,这家伙可是狛枝凪斗。

日向不耐烦地瞪了狛枝一眼。

“我想跟谁关系好,与你无关吧?”

也预料得到这家伙的下一句话无非就是换着修辞重复平庸的预备学科与出身高贵又身怀特殊才能的本科生有着质的差别还请日向君有点自知之明不要再玷污神圣的本科生balabalabala诸此之类,日向站起身来离开座位,顺手迅速把因为只顾着应付狛枝的低气压一口没动导致早已凉了的早餐叉进嘴里,鼓着腮帮风一般地出了餐厅。

“……”

狛枝缓慢地眨了眨眼睛,视线从对面空无一人的座位挪向餐厅紧闭的木门,再慢腾腾地转回桌子。

肉吃得比菜要多。

狛枝漫无目的地这么想,然后从胸腔里吐出了长长、长长的叹息。

<

夜幕悄然降临。然而这座城市的狂欢,这才刚刚开始。
在希望之峰学院特工科名列前茅的日向创如今,正被浓郁的熏香熏得头疼。

画着精美花纹的红色灯笼妖艳地闪烁着。前面带领他走向深处的女性回过头来,轻声催促:“走路轻快些,小心别被客人看到了。”

“是。”

领班的女人凝视着日向安静乖巧的脸庞,忍不住低声叹息:“你还是个孩子……为什么非要做这种工作不可呢?虽然是服务生,但有些客人还是会揩油水哦?”

“谢谢您的关心,”日向把脑袋垂得更低了,“但家中实在是急需用钱。”

女人其实也早已看过这个唤做花江翔太的少年的详细资料——因为这所娼馆之所以如此繁华,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其本身的‘绝对中立’,使大多数家族选择在此处进行商谈。这个孩子是一位在馆内待了许久的娼妓推荐过来的,提供的资料也可信,负责调查他的线人也说这孩子的确是一放学就直奔打工场所,然后在医院照顾疾病缠身的母亲,直到深夜才能回到破旧的家中。这让女人想起了她的过去,令她的心柔软了起来。

“那么,先随我学习些基本礼仪。考核达标后,再做些扫除的工作吧。”

“是。”

日向再度乖巧回应。恰在这时,一位富家少爷打扮的人物带领着他的一众面相凶恶的下属,威风凛凛地从他身边经过。日向不禁向视线挪向对方。女人慌忙扑上前去,抓住日向的手臂,用气声警告:“不能盯着客人看……!”

“啊、对不起……”

日向飞速低下头,但就在一秒前,他已经朝那位小少爷抛了个wink,九头龙少爷也眨了眨眼示意。

作战准备已经完成,接下来就等各角色登上舞台了。
确认了这回没有人跟踪后,日向心情愉快地走向学院分配的公寓。摆在房间角落里那些还未拆封的新游戏怕都要落灰了,今晚一定要玩个通宵哦哦哦哦——!

不过在那之前,要跟狛枝确认一下各自的进展啊。

日向按下门铃,随即就听到了有些急促的脚步声。很快,狛枝苍白的脸庞映入他眼中——嘴角还带着米粒?

狛枝顺着日向的视线将手指抚上嘴角,表情变得有些微妙。

……

日向试图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吃夜宵?有我的份吗?”

怎么可能,预备学科还真是有够自信——

“嗯。”

狛枝轻轻点头,然后在日向惶恐的目光下回到室内,指了指餐桌上热腾腾的饭菜。

“……”

这个,狛枝,是假的吧。

日向心惊胆战地到餐桌旁坐下。餐桌上整齐地摆放着两人份的碗筷,碗中盛着形状饱满色泽白润的米饭。点缀上些许蔬菜,淋上了咖喱的土豆炖肉块正乖巧地在餐盘上等待,肉类混合上咖喱的美妙香气撩拨着日向早已见底的胃。

“可恶,好香……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做饭?”

“预备学科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

狛枝平静地回答,也拉开椅子坐下。

“我开动了。”“我开动了!”

合掌的时间出乎意料地一致……今天的狛枝各种方面上都令人吃惊啊。日向一边把诱人的肉送入口中一边这么想,下一秒就被舌尖传来的鲜美味道震惊到脑子里除了“好吃!!!”以外什么都不剩。

对面的狛枝抬起头来。日向也下意识地往对面看去,两人的视线恰好撞在一起。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狛枝的眼眸中确实闪烁着温和的笑意。

日向沉默着低下头去,专心扒饭。

饭后,狛枝从柜子里拿出香蕉递给日向。日向道过谢后,慢吞吞地啃上软糯可口的果肉。

这家伙……除了晚饭竟然还准备了促进消化的水果,全职主夫吗。

以及,是从谁那里知道我会在这个点到家、并且还没来得及吃晚餐的?九头龙吗,还是边古木?

日向悄悄瞥向对面连吃香蕉都十分优雅的狛枝。

我最近也没干什么啊?除了长达几个月没进入这所公寓……嗯……难道我长时间消失在他眼前就让他很高兴吗?他一高兴就会全职主夫上身超绝贴心地为室友量身定制夜宵吗?!

工作过后疲惫的男人,吃完美味的晚饭后当然是要洗澡——空荡荡的浴缸终于令日向放下心来。如果连洗澡水也放好就太恐怖了,他会吓到失眠的。

日向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出浴室时,看见狛枝正坐在沙发上,眺望玻璃窗后城市光怪陆离的夜景。任务所需的资料都已经整齐摆在了客桌上。


-TBC-

>为什么我每次写食物都在深夜,为什么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