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可怜的高三狗
es/fate go/drb
杂食 但是站定攻受就不会变

【胜出】喵喵传染

>接上一篇胜出

>傻白甜,不好意思我只会写傻白甜,干

————————————

“呜哇——小久——这根本是犯规啦!”

“太可爱了吧……呜呜呜太可爱了!可爱过头了!我生气了!”

“可恶,绿谷这家伙!竟然利用女孩子喜欢可爱东西的心理趁机和妹子们亲密接触!!一点也不哥们!!!我也要去搞个猫耳戴戴啊啊啊啊啊!!!!!”

“……醒醒,你要是戴猫耳一定会被骂变态然后扭送至警察局的。”

“呜呼呼呼呼……被骂变态也很棒啊!!想象一下,可爱的女孩子们拿脚踏在我脆弱的部位上居高临下地用看垃圾一样的眼神俯视我,我都要兴奋起来啦呼呼呼呼!!!!”

“哈哈哈哈哈哈英雄所见略同!!!”

正在向'最棒的英雄'努力的雄英高中生绿谷出久,现在遇上了大危机。

男孩子敌视的目光暂且不论,女孩子全——都围在他身边!她们身上像蜂蜜一样甜美的气息和脸上亢奋的目光都让绿谷不知所措,只能尽力蜷起身子往沙发里挤,但即便这样也无法阻止女孩子们肆意蹂躏他脑袋上新长出来的耳朵的手。

我头发都要被挠光了!!!早知道会从一开始的轻轻摸发展成现在这样我就不答应丽日的请求了!我才15岁我还不想秃头!!!25岁的话,就,就稍微可以考虑一下???

“啊,说起来啊,我外婆家的猫每次被我挠下巴都会舒服得咕噜咕噜叫哦!绿谷君,可不可以让我摸摸你的下巴?就一下下!”

摸下巴总比秃顶好。绿谷用力点头:“当然可——”

“——喂!”

一个粗暴的声音突然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害得绿谷差点咬到舌头。转过头朝走廊看去,不出所料是一边擦着滴水的头发一边臭着脸向客厅走来的小胜。

“给我适可而止。热水器那么吵都能听到你们的尖叫,烦死了。”

“好、好的!!”

绿谷条件反射地紧张起来。爆豪的眼睛迅速扫过来,在绿谷脑袋上那对被糟蹋得乱七八糟的猫耳停了一会儿,他的眉毛就嫌恶地皱了起来。 

有必要那么讨厌吗不久前小胜你不也是冒了一对这样的耳朵吗!!!

不过,因为小胜刚刚的那声怒吼,女生们的攻势也减弱了。绿谷向爆豪投去感激的目光,爆豪却不耐烦地大声啧嘴:“少给我妄想,老子只是想睡觉了。”

“嗯,晚安!”

绿谷朝他扬起笑容。 爆豪却仍冷着脸,还朝他走得更近、更近了,直到蜷缩在沙发的绿谷完全被他投下的影子笼罩,他才死死盯住绿谷满是不明所以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你没听到我说什么吗?”

“呃……睡觉?”

“知道还不快点?!”爆豪粗暴地一把抓住绿谷衣服的后领,大步流星向楼梯走去。

“小胜?!”绿谷踉踉跄跄地被他拖上楼梯,“放我下来!我自己可以走……哎,小胜,我房间在二楼啊?”

把绿谷的抗议当做耳旁风,爆豪径直走向自己的房间,踹开房门,把绿谷甩在了床上。绿谷满脸茫然,揉着自己被床撞疼的腰直起身来:“有什么事是不能和班上同学说的吗?”

爆豪嗤笑了一声:“白痴,记性有够差的,上次你不是找借口住我家吗?”

小胜知道了啊?!

像是看穿了绿谷的想法,爆豪抱着手臂冷淡地回答:“你当我智商和你一个水平?那么蹩脚的借口谁看不出来?”

“我也知道我上次找的借口很差劲啦!但是那是因为是和小胜有关的事,让我很紧张啊!而且事情最后既没有敌人袭击,我也记录下了这个变猫个性的效果,这不是完美解决了吗?”

“……关我屁事,快点上床睡觉。”

……刚才小胜脸上一闪而过的绯红绝对是错觉,是错觉。绿谷怔怔地看着爆豪摸上电灯开关,瞬间房间就漆黑一片,仅有些许月光从窗帘中的缝隙穿过,映得眼前少年的殷红眼眸烁烁生辉。

“小胜?”

绿谷犹豫地呼唤幼驯染的名字。

那双殷红眼眸摇曳着——就好像电影里看到的在月光下变身的狼人一样,闪烁着危险的光,掺杂着独占欲、嫉妒,还有些许恼怒,像是下一秒就要把自己吃干抹净一样。

——下一秒,绿谷就被裹进了一个炽热的怀抱中。

“小胜?!!!”

绿谷快要被吓得心脏骤停了。

“吵死了,给我闭嘴,”小胜闷闷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上次你不也是这么抱着我?况且单人床不这么抱着根本没法睡,乖乖睡你的觉。”

“可是……可是……”绿谷感觉自己的脑袋快要因为慌张而爆炸了,神经已经无法控制手脚往哪放。忽然,爆豪将手抚上绿谷的肩膀,以温柔到令人难以置信的力度轻拍:“好了,睡觉吧。”

爆豪的下巴抵在绿谷的脑袋上,唇间温热的吐息就直直扑在绿谷的猫耳朵上,瘙痒般钻进耳道里。那热度让绿谷感觉自己从脑袋到脚趾全部都烧熟了:“小胜!!耳朵!!!耳朵!!!!”

“到底搞什么?”爆豪放开扑腾乱动的绿谷,直起身,借着月光察看他的脸庞。随即映入爆豪眼中的幼驯染,此刻正一边以手背抹去眼角落下的泪水,一边以那双湿润的绿色眼眸惊恐又尴尬地注视他。微微颤抖的猫耳紧张地低垂着,尾巴也在不安地晃动。不过,最引人注目的还是绿谷脸颊上如同晚霞般的红晕。

哇。原来世界上还真的有人会脸红得像熟透的番茄啊。

爆豪不着边际地这么想。

熟透的番茄,看起来好美味。

“小、小胜?!”绿谷惊慌地往后缩,但是爆豪撑在他身体两侧的手臂挡住了他的退路。

逃不掉的。爆豪着迷地以视线将番茄描绘了一遍又一遍。啊啊,好想用自己的犬齿刺穿那表皮,舔舐从破口渗出的液体,一滴不漏地饮下肚,然后深吸果肉散发的甜美香气……甜美……香气……………………

“…………臭久,你,洗澡没有?”

“啊?啊……好像……呃……还没有…………?”

绿谷每磕磕巴巴吐出一个词,爆豪的脸色就愈加地黑:“没洗澡还敢上我的床?!!!!”

“哈?!明明是小胜硬把我拖上来的!!!”

“滚。”

爆豪黑着脸把绿谷一路从四楼拽到一楼,无视了仍在电视前打游戏的濑吕峰田等人震惊的目光,狠狠丢进浴室。绿谷在浴室湿漉漉的地板上打了一个滚,额头结结实实地撞到了浴缸上,眼前冒小星星的程度都要让他怀疑自己脑震荡了:“小胜!!太过分了!!!”

“澡都没洗还废话这么多!!!”爆豪骂骂咧咧把刚刚从衣柜翻出的睡衣挂到浴室的衣钩上,转过身看到绿谷仍傻愣着,似笑非笑地问:“还是说,你想要我帮你洗,嗯?”

“……小、小胜!!!”

回想起了不妙的记忆,绿谷的脸唰——地涨红了。但是随即,绿谷聪明的小脑瓜灵光一闪,脸庞立马换上狡猾的笑容,模仿着爆豪刚刚戏谑的语气说:“上次是谁在别人面前○起了,嗯?”

“……我艹!!闭嘴!!!!”绿谷十分满意地看到爆豪的脑袋上开始冒蒸汽了。“死变态!!!!换你来被摸全身试试啊!!!!”

“我怎么变态了?!我明明有问你要不要我帮你洗好不好!!!变态的是小胜你!!!!”

“你——!!!!你——!!!!!”

虽然这么说太坏心眼,但看到平日里拽屁到上天的人现在气得脸涨红却只能干跺脚,真的让人心情愉快,于是绿谷继续愉快地作死:“我什么我?嗯?”

但是,在这之后,气氛开始变得不妙了。

“……很好,很好。”

冷静下来的爆豪,露出了令绿谷战栗的笑容。

他怎么会忘了呢。

“是你逼我的。”

比平日还要低沉嘶哑上好几倍的声音刺穿了绿谷化为猫耳后变得脆弱的耳膜,在他大脑内来回震动。

小胜,那个争强好胜脾气暴躁如同恶鬼般的小胜,绝对不可能只干跺脚。

“这——就——让你感受一下被变态摸遍全身是什么样的!!!!!!!!”

而是会把我干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们……到底在干什么啊……”

围在电视机前的男生们都不约而同地停下了按手柄的动作,面面相觑。

“要不要……去救一下绿谷?”

“别吧,你难道想得罪爆豪?”

“可是绿谷好像真的处境不妙啊……怎么说呢,声音比以前的嘶吼都高上了好几个调的感觉?”

“哼哼哼,你们这些阅历浅薄的人,不知道了吧,现在正是收集感情事件cg的时候啊!!!”

“感情事件cg???哎,这个词我是懂,但是用在爆豪和绿谷身上就有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回去多玩点galgame吧!!!”

“呼、哈、哈……哈啊、哈啊……”

独属于少年的、介于软糯与磁性之间的喘息声在空荡荡的浴室内此起彼伏,又被墙壁弹回,仿佛放大了无数倍。

“哈啊……怎么样?明白上次我的感受了没?”

被浴室的高温熏得汗流浃背的爆豪扬起得意的笑容。

“明……明白了……”

绿谷已经完全失去力气了,只能生无可恋地瘫在浴缸里,任由热水漫过嘴唇。因为刚才爆豪擦得太用力的缘故,他全身的皮肤都刺痛刺痛的。但是,比起皮肤的刺痛感,下身的灼热感更加强烈地彰显着自己的存在。

他的灵魂已经崩溃地抱头滚到了Abell1835IR1916星系再痛哭咆哮着一路滚回来,绞尽脑汁地搜寻解决问题的方案,却绝望地发现现在能做的只有夹紧大腿。

羞耻,真的太羞耻了。虽然小时候不是没有坦诚相见过,就算长大后不再一起洗澡,也偶尔在如厕时瞥到过。不久前,自己帮变成猫咪的小胜洗澡,更是连那根东西上的倒刺都看得一清二楚。但是!!!人类状态时被幼驯染摸到○起!!!!跟猫咪状态被摸到○起是完!全不一样的!!!!

虽然绿谷自认为自己此刻是一副气息奄奄的狼狈模样,但放到另一位正值青春期的少年的眼里,可截然不同。

猫耳少年颓废地躺在浴缸里,毫无遮挡地暴露在他眼下:肌肉分明却又不过分膨胀的身躯透着一层淡淡的粉色,紧紧合拢的大腿上有水珠滑落,被水打湿的额发紧贴在脸庞上,细长的尾巴正疲倦地、缓慢地一下一下拍打着墙壁,平日里总是透出坚定意志的绿色眼眸如今被雾气朦胧,眼角也泛起艳丽红色。

爆豪的喉结滚动了一下。

啊啊、如果绿谷生来就是猫科动物的话,一定不会是家里娇气的小猫崽,而是草原上奔驰的猎豹吧。

飞一般地扑过来,把猎物的心脏夺走。

“……喂,臭久。”

“啊……?”

绿谷抬起眼皮朝爆豪看去。对视的一瞬间,就被幼驯染那双盈满了难以言喻的感情的眼眸给吸引住了。

“接下来的话,给我好好听清楚。”

沉着的低音回荡在浴室里。

既像与强敌作战时思考的冷静,又似发誓获胜绝不退缩的执著。

绿谷撑着浴缸坐起身来,同样凝视着对方的眼眸,非常、非常用力地点头。

爆豪决然地开口:“我————”

绿谷眼前的小胜扭曲了。

突然地,毫无征兆地,黄色和白色像颜料盘上的色彩般混在了一起;耳边的话语也像劣质老久的收音机传来的一样拉长又压缩,低沉又刺耳。绿谷痛苦地抱住仿佛有千斤重的脑袋,深深沉进了水里。

爆豪少年终于把埋藏于心脏的重要话语挖掘了出来,向珍重的人倾诉了。

这份从幼时就开始萌芽的感情,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变质、又发酵,如今变得像蜂蜜一样粘稠,像牛奶一样浓厚。

不爽,不爽,真的是太不爽了。光是看到你对别人露出笑容就已经很不爽了,竟然还任由同龄女摸下巴,你是被陨石砸中脑袋的白痴吗?啊?

当场就想拽起他的领口对着那张傻脸一顿臭骂,但是不知为何,在与那双懵懂的绿色眼眸对视时停住了脚步。愤怒,寂寞,痛苦,困惑,这样乱七八糟的感情混杂起来,沉沉地压在心口,堵住嘴巴。

但是即便如此,我也要在你耳边咆哮。

敢不喜欢我就去死。

“……听到了没有?!”

“喵!!!!!!”

回应爆豪真挚告白的,是猫咪凄惨的叫声与水花四溅的啪嗒声。

“……”

浴缸里哪还有高中少年光滑紧实的身躯,只剩下一只惊慌失措地在水里扑腾的看上去就很傻逼的绿油油的猫。

“…………”

“喵喵喵!!!喵呜呜呜呜呜!!!!”

爆豪无言地,将绿猫从浴缸里捞起。

“……以后,还有,时间。”

他低头盯着窝在自己怀里的猫,喃喃道。

“………………………………”

“…………妈的!!!”

爆豪最终还是恶狠狠地爆了个粗口,一发火球暴击从他的手掌迸出打进浴缸里,激起冲天浪花。

>

“喂,爆豪,你刚刚在浴室里跟绿谷干什么啊?怎么搞出那么大动静?”

“玩水。”爆豪头也不回地说。

玩水???玩水需要凄惨地喊救命吗???诶不过如果是冷水的话好像、大概也行得通……??

“哈哈哈哈哈哈哈不会吧爆豪!16岁了还和幼驯染在浴室里玩水!”

“关·你·屁·事。”

爆豪的眼刀狠狠地扫过来,从一众男生们的头皮一直刺进脚趾甲。

围坐在电视前的男孩们瑟瑟发抖。

“他是鬼吗……好久没看到他这么生气了吧……”

“对啊……他到底跟绿谷——哎,绿谷呢?”

“咦?他没跟爆豪出来吗?”

“不会在浴缸里扑街了吧………………”

“不会吧?!”

>

猫咪形态的绿谷出久一路昏昏沉沉地被爆豪抱着进了房间。这回,无论是爆豪将绿谷放到床上的力度、还是手指抚过皮毛的力度都轻得不可思议。

“臭久?”

声音也轻飘飘的,好像浮在吹风筒变成的天空中的云朵一样。

“喵……”

原来完全变成猫后会这么困吗……绿谷疲倦地伸了个懒腰,翻过身,瘫在床上。怪不得之前猫化的小胜突然变乖了洗澡不闹睡觉也安静还给我埋肚皮……呜呜猫猫小胜的肚子真的好柔软啊好想再埋一次……

“喵……?”

身体变得沉重,好像被什么东西压着。绿谷勉强睁开眼睛,遍布视线的却全是金色的刺刺。

爆豪沉默了一会儿,才闷闷地开口:“你以前也这么干过吧?我才不想吃亏。”

这样啊。绿谷艰难地伸出猫爪,肉垫轻轻拍在幼驯染刺刺的头发上。不知道猫猫状态的我的肚皮能不能带给小胜治愈感呢……就像以前小胜软乎乎的肚皮治愈我那样……软乎乎……软乎乎……小胜……

合上眼皮之前,最后看到的是小胜盈满了感情的红色眼眸。

啊啊,到底是想要传达些什么呢?

带着这样的困惑,绿谷最终坠入了梦乡。

>

“早上好,小胜!”

明明是想要像上次一样这么快乐地说早安的。绿谷有点失落地从空荡荡的被窝里爬起来,四处张望,却找不到幼驯染的身影。

“去吃早饭了吗?”

绿谷穿上拖鞋,啪嗒啪嗒地轻跑下楼。餐厅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上鸣注意到绿谷的身影,朝他挥手。

“喂,绿谷,你昨天——”

上鸣的眼神迅速地扫过绿谷的裤子。

“嗯,怎么了?”

“不,不,不不不不什么都没有!!!!!我什么都没看到!!!!”

“白痴啊你后面那句是多余的!!!!”

“???”

绿谷不明所以地歪着脑袋瞅着一脸惊恐的上鸣。

“大早上的,吵屁吵。”

爆豪打了个哈欠,眯着眼睛,一如既往地臭着脸。

“对了,小胜,衣服是你帮我换的吗?”

变成猫咪形态应该是全裸才对,然而早上起来自己身上却已经穿好了衣服。包括内裤。

“不然呢?白痴,我可不想抱着个裸男睡觉,会吐的。”

“谢谢!”

绿谷发自内心真诚道谢。现在想想看之前小胜变猫时自己不仅没有帮他换衣服还穿了他的内裤,真是太对不起了,下次自己一定要好好给小胜穿衣服!

“…………”

“…………………………”

嘛,如果有下次的话。

在目瞪口呆的同学们的包围下,绿谷叉起一块猪排放进嘴里,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

寒假开始动手,然后,然后觉得描写太麻烦就搁一边了(。然后,四月份,第三季出啦!!!!快乐!!!!就翻出来码完啦!!哈哈哈哈哈哈!!!

……唉,我真的被自己拖延的程度震惊到了,我上高中后就再也没有在返校之前写完作业过,日。

评论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