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可怜的高三狗
es/fate go/drb
杂食 但是站定攻受就不会变

【文艺三十题】指尖飘雪/黑羽

指尖飘雪

三界历1060年*


————魔族贝雷姆————

凛冽的寒风呼啸地穿过,在群山中喧嚣着。白羽额前的碎发被寒风撩起,遮住了他的视线,于是他不得不从宽大的披风里伸出手臂拉住那几缕头发,寒冷的空气便乘机钻进去,刺激着掩盖在宽大披风下的瘦弱身躯。

“……呲”他不禁打了个寒战。

直到风吹到那座老远老远的光秃秃的山的山脚时白羽才缓过来,他拉紧披风尝试忍住那股因为寒冷而从鼻子涌出的酸麻感——很难受,但他可不想毫无形象地打个大大的喷嚏,就算是在深山里也不行。

突然白羽感觉有什么小小的冰凉的东西落在了自己头上,想抬起头看看却冷不防被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伊迪亚给吓了一跳——但伊迪亚看起来有点疲惫,而且很不开心。

“收集到什么消息?”

伊迪亚皱了皱眉:“自以为是的魔族新一代一些烦人又唠叨且毫无意义完全找不到重点的话罢了。”

“啊,幸苦你了。”白羽有些幸灾乐祸。

“下次你去问。”

伊迪亚一脸恼怒地这么说,从他面前飘过的细小的白点却夺走了白羽的注意力:“下雪了?”

他举起手看着那些晶莹剔透的细小的雪花从自己的指缝中穿过,还有些落在了指尖上,并缓缓地融成了一小滩清水。

“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下了,你没注意?”伊迪亚一边说着一边向前走了几步,并转过头示意白羽继续前行。

白羽赶上他的步伐,想了想觉得伊迪亚是认为自己在转移话题,于是很不服气地回答道:“还不是因为某人突然出现吓了我一大跳。”

“你还真是容易担惊受怕啊。”

“承蒙夸奖。”

不知道黑弥过得怎么样?白羽突然很想他。

“三界城应该也在下雪吧?”白羽很突兀地自言自语般低声说。

伊迪亚的步伐似乎稍微顿了顿“……嗯,大概吧。”

“你听到了啊…我在自言自语来着。”

“……因为风正好从你那边吹来。”伊迪亚依旧没有回头,背对白羽这么回答。

白羽莫名觉得有种违和感在他和伊迪亚之间蔓延。他凑近了伊迪亚想要好好问清楚,伊迪亚却板着一张脸并没有理他。那好吧,白羽很无奈,毕竟从幼年起就觉得有时候听不懂伊迪亚的话。


————三界城————

三界王黑弥停下手中的工作打着哈欠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等腰部的酸痛感舒缓了点儿后他开始透过女仆擦得透明地几乎能映出人像的玻璃窗打量外边的天空——似乎下雪了?

……白羽他会不会因为穿少了衣服而感冒?有伊迪亚在他身边照顾应该没多大问题……嗯。

黑弥的手指抚摸着玻璃窗,垂下眼帘轻轻地叹了口气。

真希望是我在照顾他啊。

黑弥把窗打开,一股带着雪花的寒风就借势灌了进来,这让一直享受室内温暖的黑弥很不适应。他眯起眼,刚将手探出窗外,就有几滴雪花落在了他的指尖上。

黑弥凝视着那几滴雪——因为体温的关系,那些雪花很快就融化了。

真的好想你啊,白羽。

你我呼吸着同一种空气,在同一片飘雪的天空之下。

这份思念,能够通过这些空气,这些雪花传达给你吗?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