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可怜的高三狗
es/fate go/drb
杂食 但是站定攻受就不会变

【薰飒】感冒KISS

>CP糟糕三十题·其二

>我好想看活动剧情啊(大哭




“接吻的话,感冒会分给另外一个人一半噢——怎么样,飒马君,不来试试吗?”

半躺在病床上的薰眯着眼睛朝飒马扬起了嘴角,那抹笑容就如同颜色鲜艳诱人的糖果,即便因为生病而变得虚弱,也能够吸引无数难以抵挡这份甜美的女性。

偶尔也能对男性起点作用的笑容,到了他海洋生物部的后辈这里威力却消失得无影无踪。“别开玩笑了,”站在病床旁的飒马皱了皱眉,表情一如既往地冷漠,“请好好休息,不要给海洋生物部添麻烦。”

“但是,奏汰君不是迫切想要海洋生物部成员集合吗?来亲我一下嘛,虽然比不上女孩子,但飒马君的吻也能够让我在放学之前好起来哦♪”薰轻快地朝飒马眨了眨眼,不出意料地看见他露出了十分有趣的表情。反感,困惑,惭愧,不安这些感情同时在他那张漂亮的脸蛋上出现,令一向只能在那张脸上见到厌恶情绪的薰雀跃不已。



想要,还想要更多,想要在那张脸上见到更多的表情,请向我展现出更多更多的表情吧——


低下头掩饰自己此刻有些激动的情绪,薰在阴影下自嘲地笑了笑。


你难道还想要他更加讨厌自己?

点到为止吧。


这么想着的薰抬起头,扯出一个有些苦涩的笑容:“只是在开————”



还未吐出口的话语淹没在迎面而来的、轻柔的、生涩的吻中。


薰的瞳孔猛然放大。从嘴唇传递而来的触感熟悉而又陌生,从窗帘的缝隙间漏出的阳光洒在他的脸庞上,近在咫尺的睫毛颤抖着,在发红的脸颊投下一片细碎阴影。

如同蝴蝶轻触一般的吻只在自己的嘴唇上停留了数秒,随即映入薰视线中的是飒马红透了的脸庞。他别过了头,脸颊边垂下的长发遮掩了他的眼睛,令人看不清他眼中的情绪:“……我的身体很好,感冒没什么大不了的……总之,请信守你的诺言,在放学之前好起来。”

门被轻轻关上,薰仍呆愣地看着紧紧闭的门,眼前还残留着少年关门时转过身、深紫色的长发在空中画出漂亮的弧——那样的画面。


喂喂,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难以置信地将手指抚上自己的嘴唇,仿佛蝴蝶偶然拂过一般的轻柔触感仍无比清晰。


被心心念念的可爱后辈吻了——这的确是现实,而非梦境。


心脏激昂地、喜悦地跳动着。

大概是因为心理作用,刚刚还因为感冒而昏昏沉沉的脑袋,此刻变得无比清晰。薰现在真想从床上起来,去天台上欢呼几声,去班上炫耀一圈——不不,冷静下来,你还病着呢。他瘫倒在床上,嘴角不由自主勾起傻乎乎的笑容。



关上门,飒马垂着脑袋,没走几步就差点哀嚎了出来,羞愧地捂着脸蹲下身。用手摸就更明显了,脸庞的温度高得像是在灼烧一般。

说起来,羽风殿下虽然轻浮,却不是不守信用之人。放学后他即便仍病着,也会从床榻上起来、前往海洋生物部的活动室,遵守他的诺言吧。

权当是为了达成深海殿下的愿望……


但是,出乎意料地,飒马发觉自己并不讨厌这个吻。


焦躁,不安。

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呢……?


上课铃突兀地响起。飒马慌忙直起身,朝着教室的方向在走廊上奔跑起来。

现在没有时间思考这个问题。飒马一边奔跑,一边暗暗决定放学后要找羽风薰好好问问。


很快,一天中最后的一次铃声打响了。

“呀,下午好,奏汰君~”踏进活动室,薰眯着眼睛,愉快地朝奏汰挥了挥手。

“呼呵呵,你今天心情很好呢,薰。”奏汰从水缸后探出头,“发生了什么事吗?”

“是啊,被可爱的后辈告白了喔♪”

一边这么说着,薰一边在社团活动室里四处寻找当事人的身影,却连一根发丝也没有找到。

“找飒马吗?他请了病假哦,已经提前回家了。”

“……诶?病假?”

“嗯,刚刚还来向我请罪了。脸红红的,说话时鼻音很重,应该是感冒了吧——”奏汰漫不经心地说着,往鱼缸倒下饲料,潜伏在箱底的形状诡异的深海鱼立即蹿了上来,争先恐后地抢夺食物。

……


感冒,原来真的可以通过接吻传染啊?



站在电车里的飒马突然打了个喷嚏。他揉了揉红红的鼻子,发出一声叹息。

还以为只是轻浮的玩笑话……原来,羽风殿下没有欺骗我。

脑海中快速掠过薰因为感冒而有些虚弱的笑,两人相叠的嘴唇——飒马的脸飞快地涨红。不顾旁人投来的异样的目光,他终于忍不住哀嚎出声,懊悔地捂住自己发烫的脸。

结果还是没有完成深海殿下的愿望……


虽然非常惭愧,但并不后悔。

……一点也不想承认,对一直厌恶的人萌生出了爱慕这种事。但身为武士,就应该直面自己的感情。但是……是因为感冒吗?脑袋像一团乱麻,完全无法做出正确判断。

再次吐出深深的叹息,飒马疲倦地合上了眼。

那种事情,明天再考虑好了。



-END-

评论(5)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