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可怜的高三狗
es/fate go/drb
杂食 但是站定攻受就不会变

【狛日】好不容易放暑假了却忘带暑假作业

>和平的没有希望之峰也没有盾子的学院paro

>发生在[比起G茶我还是更喜欢大K司]之前的故事

>私设多如狗




仿佛一个学期份的疲惫都涌上全身一般,浑身酸痛的狛枝使出吃奶的力气以软绵绵的双手打开了门,随意把书包甩在一旁、冲进卧室,将脸深深埋入凉凉的能够吸收暑气的空调被中。

啊,得救了。

打了一晚上psp后沉沉睡去,早上起来刷牙洗脸吃完早餐后就充满精神地翻开书包决定一天之内解决国语数学英语理科——

……好像,没有发到习题。

不过是家常便饭级别的不幸。狛枝上line敲了敲班长七海,得到的是「真的真的很抱歉老师似乎给少了一本……」的令人失望的答案,但狛枝怎么会因为这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对七海小姐感到失望呢!「没关系七海小姐,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被不知从哪飞来的足球砸中脸在医务室躺了半天,富有责任心聪慧如同钻石般闪耀的七海小姐也不可能会疏漏掉。」

「那么,我明天去学校找找看还有没有多余的吧?」

「不,怎么能麻烦七海小姐为我这种差劲的家伙劳费心神呢。」

「好吧,那么你要加油呀」七海发了一个比着拳头的表情。

「真是太谢谢你了七海小姐!有了brilliant的七海小姐的加油搜寻一定会非常顺利的!」

「没关系,我也不想看到狛枝同学被逆藏老师惩罚啊」

「哈哈,那个倒是没关系,我有自信,我的才能能够避免我进医院哦♪」



换上便服,狛枝愉快地出了门。

被足球砸晕没发到习题可能面临逆藏老师的暴力惩罚这样的不幸过后,迎接我的将是怎样的幸运呢?

“——狛枝?”

“……日向君?”

漫不经心地低着头踏进游泳馆后听见出人意料的熟悉的声音,狛枝惊讶地抬起头,映入眼中的就是日向坐在游泳池边只穿了一条黑色泳裤的湿漉漉的上身了。

这个……?该将其定义为幸运还是不幸呢?

肌肤呈现出健康的小麦色,手臂、小腹以及大腿都覆盖着一层符合16岁少年年纪的单薄坚硬的肌肉,胸部的肌肉却饱满得令人难以直视。啊,这种程度的确符合日向君平日里衬衫袖子长度明明刚好却看起来很紧的印象呢。

狛枝的视线将日向近乎全裸的身体认真扫了一遍,当然也注意到了日向脸上飞快浮起的暧昧颜色。他退后一步,以免猛地扑腾起的水花溅湿大衣。

“礼节跟平庸的才能一样差劲啊,日向君。”

“……这句话怎么想都该用来形容你吧!为什么要一直盯着我看啊!”

“日向君的胸部果然很大,这么想着然后不知不觉就看久了。”

“呲……”将身体缩进水中只露出脑袋的日向恼怒地盯着狛枝看,脸颊上的红晕在冷水的作用下已经褪去,但耳尖上的一点红仍十分显眼,“你来这里干什么?”

“只是抄近路而已,并不是专程为了日向君哟,请别想太多,”狛枝怂了耸肩,凝视着从水中探出身来显然已经放松了警惕的日向,“日向君才是,好好的暑假为什么要独自一人来学校游泳呢?难道是过于依赖学校优良美好的学习环境不到学校的游泳馆来就学不会吗?明明从小学开始学到高中还不擅长游泳觉得很自卑吗?哈啊,明明是难得的暑假,竟然还无法离开学校吗,我对你太失望了日向君。”

“请不要一句话都不听就自行理解,”日向苦恼地叹着气,“只是游泳馆的设备坏了需要一段时间维修,然后被原本约好一起游泳的左右田放了鸽子而已。”

“这样啊,也是,平庸的日向君怎么配跟充满光辉的左右田君一起游泳呢,还是身为渣滓的我比较合适嘛。”

“哈?刚刚还说只是抄近路?”

狛枝仿佛看到日向的呆毛戒备地竖了起来,于是他也烦躁地叹了口气。

“哈啊,非得要我解释一遍才能明白吗,已经无可救药了哟日向君。我的意思是,身为渣滓的我跟平庸无能的日向君共处一室、共同呼吸同一块地方的空气比较合适。”

“……我可完全不想和你呼吸同一块地方的空气。”

小声嘟囔着的日向往后退了退。

“我想也是。毕竟日向君还能跟那么多充满光辉的人交好,而我只是个草虫级别的世界的多余产物嘛,”狛枝的嘴角上扬出与他的美颜相映生辉的完美——却虚假——的微笑,“我来学校的目的只是寻找暑假作业而已,请把我出现在这里的不快回忆抛弃掉吧。”

“——暑假作业?”

日向的眼睛猛地睁大了。

“怎么?”

虽然吐出的是话尾语调上扬的疑问句,但狛枝的内心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幸运的才能发挥了。

“刚好我多拿了一本喔。”

“诶?可以给我的意思吗?”

“当然可以,我又不是需要靠写作业才能冷静下来的人。”

日向朝游泳池的边缘游去,将双手搭在台上,借着手臂肌肉的力量一下子轻松地跃了上来,水珠顺着小麦色的皮肤,从脖颈、从胸口一路滑下,蔓延到肌肉紧致的大腿。


狛枝的喉结上下动了动。

等等,我觉得我不是homo,不仅不是homo也不可能对日向君这样的类型感兴趣……

日向朝着他迈开脚步,“我去换衣服,你等我一——”说着就不小心脚打滑踩到了地面上的一大滩水。

“日向君!”

狛枝慌忙向前跃去,揽过日向的腰。但为了补偿得到暑假作业的幸运,他也十分不幸地踩到了水滩,两个人就一同向游泳池倒去——


哗啦哗啦,哗啦哗啦。

水花无理的喧哗与不断响起的咳嗽声过后,是令人害怕的寂静。

“……”

“……”

为了稳住身形,日向慌忙将自己的手臂搭上狛枝的肩膀。连坠入水中的呼吸不畅的喘息声都忘记,狛枝仅仅是张大嘴巴、呆愣地凝视近在咫尺的日向同样惊诧的脸庞。

虽然是夏天、但突然全身浸入水还是会感到寒冷。

但是、身下人的身体格外温暖,好像抱着暖水袋一样……狛枝恍惚地想。

自己已经有多久没有拥抱过、温暖却因为自己的幸运而不得不保持距离的东西了呢?


……从手指传来的温润的触感,是身下人裸露的皮肤。

突然意识到这点的狛枝老脸一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放开日向的身躯。失去固定物的日向又猛呛了一口水,狛枝又慌乱地扶住他。

“狛、狛枝!你搞什么啊!”

日向被水呛得脸通红,以渗出生理性泪水的湿润的眼睛瞪向狛枝。

那样湿漉漉的可爱眼睛根本没有震慑人的威力嘛——!


“抱、抱歉……”

狛枝难得露出一副惶恐而乖顺的模样,头顶的棉花糖呆毛也焉了下来。看到他这副模样的日向心软了,只是不满地扁了扁嘴,抓住狛枝的手在水中站稳。

狛枝直直注视着日向的脸庞,注意到狛枝仍然黏在自己脸上的目光的日向回以疑惑的眼神。

“不、没事,”狛枝快速扭过头,“快点走吧,日向君,再这样下去我就要感冒了。”

“也是……”挠了挠头,日向再次翻上台面,伸手将穿着衣服进冷水、已经有点头昏脑涨的狛枝拉上来。

“狛枝……”

“嗯……?”

站起身后、因为贫血眼前一片黑点的狛枝弱弱地以扬起的鼻音回应。

“你有带换的衣服吗?”

“怎么可能,我又不是来游泳的,”面色苍白、快要虚脱的狛枝被一脸担忧的日向揽过肩膀,“没关系,日向君不用为我的身体考虑,像我这样的——”


“吵死了。”

一向温和的日向君皱着眉、以难得粗暴的语气打断了狛枝的自嘲。

明明无论是哪个方面都非常厉害。

“所以说、我最讨厌你了。”


骗人。

你的表情明明不是“讨厌”。

你的脸颊与耳尖明明再次跃上了红色。


“……嗯,我也很讨厌日向君。”

微笑着合上眼睛,感觉到身旁的日向君的步伐有一瞬间静止了。

“啧、真想把你丢回游泳池去……”

“我也想远离日向君十米开外。”

“没有我扶你根本不可能走回家吧?”

“还不都是踩到水的日向君的错。”

“那你大可以不扶我啊!”

“我也不想那么做的。”

狛枝的轻叹洒到日向锁骨处裸露的皮肤上。

“身体不由自主就行动了,真是伤脑筋。”

“……那么、是很在意我的意思?”

日向转过头,不料狛枝却面无表情。

“别开无聊的玩笑了平庸才能和礼节一样差劲的日向君,不过是看在你愿意给我一本多余的习题的份上才出手帮助而已。要是提前知道你的命运就是踩到水摔下去,我才不会出手帮忙呢。”

“是吗。”以平静的语气应答,日向将脑袋转了回去。

……要是提前知道既定的命运的话?

想到放大了的日向君的仿佛雨后的草地一般的眼眸,狛枝突然有点心慌。

不、等等、为什么我非要为这种事情费心不可?甩了甩脑袋把日向君湿润的眼眸从脑海中抹灭,身旁的真实存在的日向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幸运的是日向君除了夏装以外还带了件预防下雨的外套。不好推辞日向君强硬的好意,狛枝勉强接受了日向的亚麻白T恤与卡其色短裤,而日向仅着一条湿哒哒的黑色泳裤与军绿色工装外套。

“没关系啦,我家离学校还蛮近的。”

似乎是看穿了狛枝盯着自己裸露的胸膛的纠结眼神,日向微笑着这么说。

“是吗……那就好。”

狛枝的目光漫不经心地游荡着。

日向从书包中抽出多余的习题册递给狛枝,狛枝迟疑了一会儿,接过那本习题册。

“那么我就回去啦,再见,狛枝。”

日向挥着手,朝远方迈开脚步。

“日向君……”

狛枝慌忙向前伸出手,捉住的仅是一片空虚。


等等、日向君?

就这样走了吗?才相处了这么一小会儿?

凝视着日向逐渐远去的背影,狛枝的大脑一片空白——


“日向君!”

身体再一次不受大脑控制,不知不觉就呼喊出声了。等到日向疑惑地转过身、以那双草绿色的眼眸注视自己时才感到后悔,但已经无法收回刚刚的话语了。

“那个……衣服……我不知道你家在哪啊。”迅速找到了借口,狛枝难得地感到窘迫。

“……?噢,对哦,”日向若有所思地将食指骨节顶在嘴唇上,随即又绽放出愉快的笑容,“那么,干脆来我家玩怎么样?正好爸妈和弟弟出去旅游了,最近都只有我一个人在家呢。”

“诶……?不不不我怎么好意思,像我这样的饭菜的残渣去日向君的家这种事……”狛枝一脸惶恐地摆手拒绝,又迅速换上了一本正经的表情,“啊、况且,我也完全不想去日向君家哦?”

“好啦好啦,总之快点走吧。”

对此日向只当做是狛枝口嫌体正直的表现,用哄小孩般的力度、半强硬地捉住狛枝纤细的手腕。

凝视着日向的侧脸,狛枝有种做梦一般的迷离感。

现在、是在做梦吗?还是贫血的症状仍未消去呢?

对此,他也只能精神恍惚地、任着心情大好甚至哼起歌来的日向半拽着他前行而已。




-TBC-



感谢观看[比心

日后这个和平的没有希望之峰也没有盾子的学院paro应该会有神座出现。日向小学四年级的弟弟,虽然还很小只、但对情敌威胁哥哥对自己感情的人很凶,这样的设定。


评论(11)
热度(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