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可怜的高三狗
es/fate go/drb
杂食 但是站定攻受就不会变

【狛日】开什么玩笑才没有特地为日向君发动幸运才能呢①

>没错还是那个学院paro

>lofter一直说有敏感词汇我也没办法我也很绝望只好分成两段……



“哈啊………………”

“哈啊——”

“……”

只顾前行的列车内稍微有些沉闷。然而,与这份沉闷不相符的是,躁动着的气氛、兴奋的高声话语充斥了整节车厢——吱吱叫着的四大天王与发出女子高中生见到可爱事物会产生的特有的尖叫声的索尼娅、热烈地讨论着护肤品的小泉与澪田——啊、不,也许要排除某个不断传出长声叹息的阴沉沉的小角落。

“不幸,不幸,今天真是不幸透顶了……简直是绝望级别的不幸……本来还以为像我这样的渣滓能跟充满光辉才能的大家一起参加修学旅行一定是莫大的幸运,没想到平平无奇的日向君竟然也混了进来……真是,日向君就不会感到羞耻吗?”

“真是不好意思,完全没有。”

本来想要把身旁一路上就没停止过叹息的狛枝当做空气的日向终于放下了手中从七海那借来的psp,十分不悦地瞥了狛枝一眼:“说什么‘混’进来……现在我坐在你旁边这样的状况,可全都是黑白熊校长的锅哦?如果不是它安排车厢和旅店房间都出了错误而又懒得解决的话。”

“哈哈,说的也是,明明整个学校的安排都出了错误,却偏偏是日向君进到本科班来……呜呜、接下来要和黯淡无光的日向君一起住……光想象我胃就开始翻滚了……”

胃?翻滚?

日向有点惊奇地凑近了狛枝的脸庞,被这样毫不遮掩的目光注视的狛枝难得地怔住了。

唔啊,终于安静了。日向以更加认真严肃的眼神仔细观察着狛枝。这样看的话、的确,狛枝那本来就有些病态的脸比以往还要苍白,细不可查的汗珠覆盖了额头,语气也非常虚弱。

诶、所以说,一路散发低气压的原因难道是晕车吗?

这样想着的日向突然心情放晴了,十分好心地从包里翻出并递过了晕车药与矿泉水。

“……为什么会备着晕车药?日向君会晕车吗?”

虽然表情和话语里都满是戒备,狛枝的手臂却乖乖伸了出去,接受了日向的好意。

早点把会晕车这件事说出来就给你坐靠窗位了啊。“哈哈,晕车的话我还好,”眯着眼睛露出笑容的日向将头转了回去,良久,再度睁开后低垂着的草绿色眼眸中闪烁着夏日夜空中夺目的花火,“……出流更小的时候,晕车有点严重。”

敛起表情的狛枝凝视着日向流露出怀念的侧脸。

“那个时候的出流、比现在要小上大概两圈?嘛、不过那时我也只有12岁。嗯,黏人的程度倒是一点没变……只是……”他的声音愈发怅惘,“独立当然是好事……但是……但是,还是会觉得,有点难过啊……很久没见到那样需要我的样子了。”


‘当然了,出流君可是那样如同钻石般耀眼的、拥有所有才能的独一无二的天才!平平无奇的日向君就请不要抱着被希望级别的天才需要的期待了。嘛、不过这样一想、我才发觉日向君也是有点用处的哦?因为你把所有的才能都留给了出流君嘛,哈哈,不要太生气呀。’


……在往常的话,应该会吐出这样的嘲讽才对。

但是现在的狛枝仅仅是面无表情地凝视着日向露出有些苦涩、却又饱含爱意的微笑的侧颜。

这样的表情、这样的眼神,好像从来都没有见过。

……稍微、有点火大。

啊啊,请别想太多,只是因为空调直吹在本就偏寒的皮肤上而已。伸出手臂把冷气出口换个了方向,狛枝将目光从日向身上挪开。

“抱歉啊狛枝,让你听这么多抱怨。”

“既然知道抱歉的话,一开始就不要说啊,真不愧是预备学科呢。”

“嗯,以后会注意的。”

跟往日里会掺杂点火药味截然不同的温柔语调。是刚才提到的出流君的缘故吧。

……嘁。

狛枝不耐地啧了啧嘴,将矿泉水一饮而下,清楚地感觉到浸泡空调冷气后变得冰凉的水顺着食道滑到胃里——上下翻滚的肚子舒服了些,不过,这对于无故蹿着怒火的大脑好像没有什么帮助。

“睡吧。”

“……?”

狛枝疑惑地朝声音温柔得不可思议的日向望去,映入眼帘的是日向停在半空中的手——喂喂、不会是打算像安慰小孩子那样轻拍自己的背吧。

想象了一下那样的画面,狛枝的耳根不由地浮起一层红色。

被温柔地轻拍后背……那是多久之前的事了呢?对母亲传递来温暖的、仿佛棉花糖一般细软的手掌仍然有朦胧的印象,但如今她的脸庞在回忆里也已经模糊不清。

喂、我可没有在期待预备学科的安慰——但是在看到日向尴尬地将悬在半空中的手收回后,狛枝的心脏有点、像被投入深井的小石子一样沉了下去。

“睡觉的话,身体就不会那么难受,”突然意识到自己正在用长辈爱护小孩的口吻对平辈的狛枝说话的日向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抱歉,我总是不知不觉地用上跟弟弟说话的语气。”


啊啊、什么啊——什么啊这是——

狛枝突然感到一阵眩晕。

这不就是、完全就只把我当作虚弱的出流君而已吗……?

“这样……完全没有意义啊。”

垂下眼帘的狛枝低声笑着。

“嗯……?怎么了狛枝?”

模模糊糊传入日向耳中的、是低沉得有些过分而又隐约透出令人不安的悲伤的声音——明明几分钟前还挺精神地跟自己吵嘴呢。稍微有些担心他是不是身体又不舒服,日向再度凑近了狛枝——


“——我说,区区预备学科可别太放肆了。”

狛枝的灰色眼眸近在咫尺。若是平时,日向会有点羡慕地在心底暗暗将那双漂亮的眼眸比喻成流光溢彩的玻璃球、或是夏日祭里盛满金鱼的光影朦胧的小池。

但是,此刻,从那对玻璃珠中透出的、仅剩下彻骨的寒意。

“什么时候允许你靠近了?”

啊,等等。日向的脑海中忽然掠过与眼前一幕相似的画面。

同时在心中蔓延开的……是就像刚开学时那样,如同冰冷刺骨海水涌进胸腔般苦闷的痛楚。


“真不愧是预备学科呢,仅仅是被才能的光辉包围,都可以飘飘然到以为自己暂且成为本科生、也能暂且被才能所眷顾吗?再这样自信心膨胀下去,可是会像被针扎破的气球一样变成碎片的哟?唔嗯——这个比喻不太对……”

将食指抵在太阳穴上沉思着的狛枝整个人都很不对劲。

“喂,我可没有想过那种——”

日向慌忙地朝那样的狛枝伸出手、妄图阻止恶化——

“——倒不如说,日向君现在的丑态就如同刺豚一样?哈哈,尤其是现在的这个生气的表情,但是就算是刺豚,肉质也非常鲜美呢……”

那样的行为当然是徒劳。狛枝病态的言语不断化成子弹,试图穿过日向的身躯。

“呐,日向君,我到底该拿什么东西来比喻不知耻的预备学科才好?嗯……不可回收的垃圾?呜哇,这还真是完美的比喻!不可回收的垃圾就快点自觉地接受焚烧啦,但是无论存在还是焚烧都会给世界造成污染呢,伤脑筋……所以说、预备学科就不该在这个世界上存在啊?!!”

“你这家伙——!!”

“快到站了唷,日向君,狛枝君。”

七海冷不防从座椅上露出脑袋。

“……啊。”

“……”

真是太感谢你了七海!!!

寒意刺骨得如同身处南极大陆深处的气氛因为七海的话语而开始逐渐回温。左右田夸张地吸了吸鼻子,眼角也泛起泪花,一副就快要大哭出声的感动模样。

“可恶,连破坏神暗黑四天王们都冷到颤抖不止了啊……!……哼哈哈哈,不愧是我看中的对手,狛枝凪斗!你那看似单薄的身躯下到底藏了多少来自地狱最深处的恐怖能量,就让我拭目以待吧!”

田中捂着脸漏出高声狂笑的同时,列车缓缓地停了下来。

“好啦好啦,快点走吧。”

七海不由分说抓住两人的手腕,朝车门走去。

若是平常被超高校级的游戏玩家七海这么握住手腕说不定会幸福得哭出声的狛枝、此刻仅是阴沉着脸、一言不发地任七海扯着他前行。




列车门缓缓打开,迎面而来的是干燥而温和的空气。秋天山里的温度舒适得让人昏昏欲睡,漫山遍野的艳丽的红叶如同蔓延开来的火焰,几乎都将云朵染上了颜色,小道旁的店铺隐藏在层层红叶里,只羞涩地露出点点屋檐。候鸟鸣叫着从云层中穿过,降落在屋檐上,悠悠将脑袋埋进伙伴的羽毛里稍作休息。金灿灿的屋顶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清澈见底的湖水倒映出寺庙完整的影子。

这副美丽得如同画像的景色,令人除了惊叹说不出其他话来。

“好——接下来要进行分组啦!三人一组哦!”

七海将平日里的懒惰完全丢在脑后,朝明媚的天空举起因兴奋而握紧的手,眼睛也精神得闪闪发光。

“总而言之来抽签吧!耶!接下来会触发怎样的剧情呢!现实可无法存档啊,请分到一组的大家好好珍惜这仅有一次的珍贵的京都修学剧情哦!”

“上上签。”狛枝面无表情。从小到大,他签条的内容就没有变过。

“嗯哼,真不愧是狛枝君呢。”

“……”刚刚从七海手中的签中抽出一张的日向嘴角抽搐着。

“诶——”凑过去看了一眼,七海露出平淡的惊讶表情,“日向君也是上上吗?”

日向16年的人生里几乎就没有出过上上签……虽然上签的数量也不少。他心情复杂地瞥了狛枝一眼,却超级尴尬地、刚好和对方的眼神撞上。

狛枝迅速扭过了头,像是把日向当作污渍抹消掉一般。

下了列车以后,这家伙就变得超级沉默啊……

不知经历了狛枝等级max的嘲讽多少回的日向,其实火气差不多已经消失殆尽了。

虽然……刚刚那一回,让他想起了不太好的回忆。

“这还真是……不幸啊。”

低沉的声音难以判断情绪。日向敷衍地应了狛枝几声,然后担忧地想着谁会是下一个被狛枝低气压波及的人——

“那个,我也是上上哦。”

不知何时出现在他们身后的七海可爱地歪着头。

啊,七海的话就没问题了!日向朝这个可爱的美少女展露出灿烂的笑容。

“……”

按理来说应该开心起来的狛枝脸色却更加阴沉了。

……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啊。

日向只得无奈地摇着头朝小径旁的店铺走去。



“说实话哦……虽然刚刚在巴士上那么愤怒,但实际上、我并没有很生狛枝的气。”

手上满满地拿着店铺里的京都特产,咬了一口小径旁店铺卖的美味的抹茶糕点,日向仍止不住口齿含糊地碎碎念。

“该说是习惯了还是怎么着?刚认识那会儿那家伙态度很亲切,跟现在简直完全不是一个人,是那种想要和他做朋友程度的亲切哦?”

“日向君跟狛枝君很早就认识了吧?”

“说早也不是很早……第一次见面是在街上,但其实是在暑假打工的咖啡厅里认识的。”

“诶——那不是比认识大家都要早吗!狛枝君犯规!”七海气鼓鼓地朝正在往点心铺铺主手心放上几枚硬币的狛枝大喊,接着转过身向日向投去期待的眼神,“后来呢?后来关系就发展成这样了?”

“不、倒也不是……嗯,其实刚开始玩得很好来着。”

日向低垂着眼眸,露出苦涩的笑容。

“但是知道我作为普通生进入希望之峰后,那家伙的态度就来了个180°的转变。”

“哎——”

握着抹茶味糕点的狛枝慢腾腾走了过来。七海安静地合上了嘴,假装四处看风景,眼睛却突然亮了起来:“地主神社!”

“嗯?七海有喜欢的人吗?”

“有哦!”七海露出超绝绚丽的笑容,“屏幕那一边的!”

日向还没来得及吐槽,对方就蹦蹦跳跳地朝神社跑去了。他无奈地叹了口气,余光瞥到狛枝摇曳着的白色头发。

“狛枝不去吗?”

“不关你的事吧。”

……明明看起来蛮想去的啊,目光一直专注地放在人流不断的神社上。

说起来,狛枝会喜欢什么类型的女性啊?……全能天才、就像出流那样的?想到这里的日向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果然还是要让出流远离这家伙……!

狛枝的目光突然挪了过来。

怎么……?日向疑惑地皱着眉头,与狛枝的眼眸对视。

狛枝迟疑地张开了嘴唇,艰难地、试图从喉咙里挤出什么——

“你——”

“日向!!!!!!!”

听到那样的咆哮的日向受到了不少惊吓。转过身去,被超绝兴奋的左右田一把抱住了脑袋,“日向我跟你说啊!!!!我走之前握了一下狛枝的手,没想到真的和索尼娅桑分到一组了哈哈哈哈哈!!立在山顶远眺京都时金发被风扬起的索尼娅桑真是太高贵太好看了呜呜呜呜”

然而,不远处的索尼娅正开心地和田中共同分享抹茶冰淇淋。日向朝痛哭流涕着的左右田投去怜悯的目光。

“……”

将双手插进大衣口袋,安静了半响的狛枝转过了头。

说起来,狛枝刚刚到底想说什么啊?

日向以疑惑的眼神注视着狛枝的侧脸,然而狛枝却将头扭得更偏了。明明比自己还要高上那么一点、还穿上了风衣,狛枝的背影却单薄得像是下一秒就要像飘落的红叶那样被秋风吹散一样。

日向犹豫地、朝那样的背影抬起了手——

但是,就算竭尽全力地伸出手,也无法触碰到啊。

虽然说我还从未这样尝试过……但是,我完全搞不懂,完全搞不懂那家伙。

他最终还是将手臂慢慢垂下。



-TBC-

评论(9)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