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fate go/drb
杂食 但是站定攻受就不会变

【狛日】摇曳于遍洒月光之夜.01(修)

>吸血鬼paro

 >设定参考了各种作品,比如说暗夜协奏曲魔鬼恋人哈利波特偶像梦幻祭(

>年龄操作有

>有小部分R15*






一居室内,表盘的秒针正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地转动着。

平日里细若蚊喃的声音,此刻吵闹得让日向创甚至都产生了想要抄起椅子砸过去的烦躁想法。

呜呜可恶,没办法谁让自己前段时间沉迷游戏心理学论文一拖再拖——不过!!自己明明是临床医学系的!!也完全没有选修心理!!

叶隐导师那神棍的笑脸至今还无比清晰地在脑袋中回荡,说什么水晶球告诉我心理学会派上大用场我这是为了你好,可恶光是跑老远老远的图书馆查询资料就花了我不少时间!!

时针正缓慢地指向12点。日向盯着已破万字的论文的最后一排,深吸了一口气,毅然按下了回车键——

因为软件设置的缘故,笔记本电脑的屏幕界面蹦跶蹦跶地跳出几个礼炮,轰轰的炮鸣响彻了整个一居室。

终于完成了!!耶!!

他不禁流下了感动的泪水,在心底默默给自己比了个耶,然后就很痛苦地听见了自己肚子的嚎叫。

只有一碗炒面的晚餐、完全不够……虽然过了生长期但毕竟是个成年男性嘛的日向只好饥肠辘辘地出门买夜宵加餐。

刚推开门的日向,立刻就被温柔的莹白色的光包裹了。稍微抬起头看看,悬挂于夜幕之中的明明是上弦月,月光却如此明亮,真是不可思议。

……哎、等等?

他眼角的余光瞟到一个单薄的身影。

这大半夜的,难道有人坐在屋顶赏月吗?

怀着这样乱七八糟的想法,日向好奇地将目光挪向右边,教堂顶端的十字架却映入他的眼帘。

……那家伙,竟然立在教堂的十字架上?!

日向所处的城镇只是全国若干城镇中普普通通的一个,要说起眼之处,那大概就是这个百年前建造外国人建造的高耸的教堂了。日向虽然不信奉天主教,但好歹也作为志愿者参加过教堂的一些活动,近距离目睹过教堂的光景,才确切地知道它的高度有多么可怕。

喂喂,搞什么,不会是要自杀吧?!

夜晚的冷冽的风摇曳着站在十字架顶的那家伙的大衣与乱糟糟的头发。月光顺着他的背影攀爬上他的脸颊,将他的身形镀上一层朦胧的白——好,这回日向看清楚了,大半夜不睡觉站在十字架顶赏月的家伙是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青年男性。

 现在这种情况要怎么办,打火警电话吗?哎不对,叶隐神神秘秘地说的不会就是这个吧,痛苦地写了这么久心理学论文就是为了让我运用知识实践,好言相劝这个自杀小伙?他的水晶球真的有用啊?!

正当日向胡思乱想时,那抹单薄的身影突然开始晃动——逐渐地、从十字架上坠落下去。

喂不会吧?!日向用上高中时期中午去小卖部抢特供红豆面包的冲刺速度慌忙向教堂跑去。



他最终气喘吁吁地到达教堂。高中毕业后就再没这么拼命地长跑过了,他扶着道路旁的树木支持自己因剧烈运动而变得软绵绵的腿,眯着眼睛艰难地寻找倒在地上的身影。

说起来,从那么高的地方落下来,那家伙可能已经变成一摊肉酱了吧……?

一想到自己将要在深夜黑漆漆的教堂里看见一摊七零八落的肢体,即便已经见过不少人类尸体的日向 也不禁打了个寒颤。

……但是,只要患者还剩下一口气,自己一定会拼尽全力进行急救!!

抱着这样的信念,日向鼓起勇气继续在变得有点阴森的教堂外寻找着。很快,倒在地上的身影映入眼中。日向匆忙奔到那人身边,蹲下身去查看。

哎……?

日向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好像、没什么问题?

真的,无论是这个青年身上还是地板上,完全没有血迹。谨慎起见日向还扒开了那人身上的T衫,连一点伤口都没有。

明明从那么高的地方落下来?日向抬起头望着教堂顶端的十字架,距离跟他记忆中的高度相差无几。

算了,患者没有危险是好事。日向安心地吐了口气。不过,这家伙脸色苍白的过分,额头还不断渗出汗珠。日向将手掌抚上他的额头,传来的温度惊人地低。像是感冒的反应。这个状态也没必要送去医院,在家里睡上几觉就能痊愈。

……说起来,这个人,好漂亮啊。日向凝视着他苍白的脸庞,有些发愣。似乎常年不见阳光的皮肤有着病态的白皙,五官可以用俊美来形容,仿佛在做噩梦般、纤长的白色睫毛微微颤抖着。风衣也无法遮掩他身材的瘦削,好似一阵风就能把他刮倒。虽然身高一米八,但病态的美丽在这个青年身上完全不突兀。

……好啦不要对着男人的脸发呆了干正事!日向甩了甩脑袋,拉过青年的手臂,放到自己的肩膀上,然后环住他的双腿,将他背了起来。艰难地走到家后,把他在自己的床上安顿好,然后去厨房冲了一壶姜茶,接着熟练地为病人一勺一勺地喂下。

……但是,这对这个青年好像没起什么作用,他的眉头依旧紧皱着。日向有点苦恼地将手指抵在自己的下巴上,因为感冒药前几日已经用完了——


——床上的男性睁开了眼睛。

灰色的、如同深潭般的美丽眼眸——那简直就是一双流光溢彩的玻璃球。

呜哇,醒了。

日向将目光挪向他的无神的眼眸。怀着作为医学生的关爱患者的心情,他将身体俯下,想要询问一下这个有自杀倾向的家伙的身体状况,微微启开了唇瓣——

被堵上了。

……哎?

日向满脸不可思议地、猛地睁大了眼眸。



(一点肉渣)

https://m.weibo.cn/6247356343/4112532023428208



下一次睁开眼时,映入日向眼中的是熟悉的家中卧室的天花板。正午已经变得有点刺眼的阳光穿过薄薄的窗帘,将卧室照成温暖的明黄色。

……原来是梦吗。真是太好了。日向舒服地翻个身,想要睡个愉快的回笼觉。

“啊,日向君,下午好♪”

美丽得会让人放下心中防备的脸庞、与轻柔低哑的声音。

“?!!!!!!”

日向立马惊恐地从床上跳了起来。

“你你你你你你?!!!”

“啊,说起来我好像还没有做过自我介绍呢——”变态基佬露出安定的温和的笑容,“我的名字是狛枝凪斗,是拥有幸运才能的吸血鬼,从此以后请多指教啦,日向君♪”

“……”

等等,吸血鬼??

哎,不过认真想想的话这家伙好像还蛮符合吸血鬼的设定的啊,在月光照耀之下出场,皮肤是病态的苍白,眼睛虽然不是红色的但有些漫画中吸血鬼的设定也不单单是红,还有体温也————

日向的脸颊迅速涨红了。

炽热的身体被冰凉包裹,以及在耳边响起的此起彼伏的喘[]息,还有、还有,最后释放的一片……

……完全回想起来了,自己超绝糟糕的痴态——!!!日向羞耻得只想找个洞埋起来。

……明明是好心将疑似抑郁症想要自杀的陌生人搬进自己家好心照顾,结果竟然被这个陌生人强吻,然后被咬脖子,最过分的是竟然……!

“你这家伙——!”有没有一点道德心!!!


下一秒,狛枝的手指抵住了日向即将吐出愤怒话语的嘴唇。

“嘘。”

他眯了眯眼睛,灰色眼眸中闪过一丝清晰的杀意。

“……”

不知为何,狛枝身上此刻传递来一股强大的气压,令日向乖乖闭住了嘴,还让他不由得紧张了起来。不过几秒钟后,巨大物体倒下的声音轰然响起。日向被吓得差点蹦起来。

“追到这里来了啊。”

狛枝单薄的唇吐出毫无起伏的话语。

“那是什么?”

“修道士。”看似漫无目的地将视线扫向门口处,狛枝的眼神就好似一块冻结了万年的冰,“虽然说像我这样的垃圾渣滓不配直视上帝信徒……但是他们破坏了日向君家的大门,这就是另一回事了。”

他站起身来,身上的军绿色大衣带起了一股寒意刺骨的风。

日向正打算追出去,就听到了从不远处传来的钝器打在肉体上的声音与几个男人痛苦的叫声。

轻松将那几个满脸血污失去意识的男人抗在肩膀上的狛枝微微回过头,对满脸惊讶的日向绽放开笑容:“我去去就来。”


严肃盘问了狛枝一番确认了这个妄自菲薄的只要np满就能把一群修道士打趴下的吸血鬼不会对充满希望的人类做出伤害生命的事情刚刚只是打晕他们而已啦,日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对不起,日向君。”

总算是被日向盘问完毕的狛枝低下了头,语气弱弱的。

“破坏门的家伙又不是你,没关系啦。”

“不,我指的不是这个,”狛枝忐忑不安地说,然后像是好不容易才鼓起了勇气一般深吸了口气,毅然地说,“那个,日向君体内的血液,现在有三分之一是我的……实在是很对不起!!!像我这样差劲的垃圾就是什么事都做不好!!饮用日向君的血液的时候、一不小心就吸了太多!!如果不输入我的血液的话,日向君就会因为过度贫血而死掉的!!”


啊?

这啥啊?

日向一脸茫然地看着面前努力弯下腰头顶白花花的棉花糖几乎都要挨到地板的……似乎是吸血鬼的……狛枝凪斗。

“……你的血液不会被我排斥吗?”

“啊哈,因为是吸血鬼这种超自然的存在嘛——啊啊重点不是这个!日向君,你现在还差一点点就要成为吸血鬼了。”

“……哈?”

“无论是什么人类,只要体内二分之一的血液被置换成吸血鬼的血液,那这个人类就会成为吸血鬼。这个过程被称为初拥。然后呢、嗯呃……日向君现在体内的状态极不稳定,需要有纯种的吸血鬼在一旁定时提供血液才行……啊啊,日向君请放心,像你这样充满希望的人类是绝对不会变成吸血鬼这种肮脏恶心的生物的!我一定会想办法解决的!!”

等等,信息量太大,脑袋有点转不过来……日向扶着自己隐隐作痛的额头,然后努力整理了思绪问出了大概是最关键的一个问题。

“……我要变成吸血鬼了?有办法解决?”

“啊,没错,解决办法就存在魔界的中央图书馆里。唔,那里离我家还蛮远的,而且吸血鬼领域的图书馆就可以满足我的需求,所以央图我只去过一两次。”

“这都啥啊……魔界……图书馆……救命设定还这么详细太跳脱了让我缓缓……”日向痛苦地抱头蹲下了身。

这仿佛漫画一般的超现实魔幻剧情……虽然对漫画很有兴趣但本质还是个科学主义者的外科医学大学生的日向完全无法接受这种设定出现在自己身上 。 

“真——的很抱歉!!日向君!!!!……不过,我知道我现在无论说什么都得不到日向君的原谅……毕竟我是吸血鬼这种差劲没用的垃圾生物……啊啊、像我这种渣滓到底为什么还要存在于世上、浪费大家的空气呢……”

不久前才把一群修道士打趴下似乎很强的吸血鬼在日向一旁也默默蹲了下去,不断碎碎念着吐出自嘲。

日向的余光瞥向这个颓得连满头卷翘的棉花糖状白发也焉了下去的吸血鬼,然后突然想起了一件非常重要但是因为剧情发展得有点跳脱所以差点丢在脑后的事……不过,这个,稍微有点羞耻……

犹豫了一会儿,日向勉还是勉强强开了口: “……说起来,你这家伙,为什么要一见面就对我性……骚扰……啊?”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日向君被我这种垃圾[]干了那种事情一定觉得很恶心吧如果不是幸运作祟我现在也想要立刻就死掉……”

“……切入正题。啊啊对了还有,你为什么要大半夜在教堂的十字架跳楼啊?明明身为吸血鬼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就死掉。”

“是。”前几秒还十分绝望的面部表情如今毫无波动,乖乖的服从语气令日向不由得联想起霸道总裁身旁的小秘书,“最近,我正在被修道士追杀。嘛,其实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被神圣纯洁的上帝信徒杀死,但是我的幸运一次又一次地把我从鬼门关拉了回来。我逃到这个城镇时注意到这里的教堂有很强的力量,所以想要试试看在十字架顶跳楼能不能死掉……啊啊,不过,还是没办法啊。因为这些事情,我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这时候出现在我面前的人类,日向君,就是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虽然说像我这样的垃圾根本不配存在于世,但是吸血鬼的本能还是促使我饮了日向君的血液。吸血鬼的唾液具有类似于催眠药和媚[]药的作用,虽然体力透支但还剩一点理性的我想着起码也要减轻日向君的痛苦,所以才先亲吻了日向君。被我吸血后,日向君也很辛苦吧?像我这种蜱虫能做的也只有帮一下日向君快点解脱了。”


“……”

好像,全都是修道士的锅?对于不幸被卷入的我,狛枝也尽了他最大的努力来缓解我的痛苦?

日向深深叹了口气。

吸血鬼,好,吸血鬼。随着时间推移,那种应该只出现在漫画中的魔幻剧情很快就会降临到自己身上。 

——不过那又怎样啦!!管它呢!!


“我现在是一个人在公寓里住,房间里也只有一张单人床,只能委屈你打地铺了。”

“……日向君?”

全然无法相信传进自己耳朵的话语,狛枝茫然地注视着眼前日向的背影。

抿紧了嘴唇,日向有点害羞地吐出了刚才那番言语的原因:“……你不待在我身边的话,我身上吸血鬼血液的问题也就无法解决吧?啊不过,我真的不想再被吸血……”

“日、日向君……!”狛枝眼角泛起数量夸张的泪花,好似被感动得下一秒要大哭出声,“这个发言,就好像求婚一样呢!”

说实话其实我也觉得像所以才羞耻得不想说出来啊!!日向现在只想立刻跑掉。

“我还是第一次被人类、啊不,是被生物这样拜托呢……我一定会对日向君负起责任来的!!!啊,关于吸血的事情请放心,像我这样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差劲家伙怎么配饮用光辉闪耀充满希望的人类的血液呢,平常都是靠动物的血液解决的。”

“不喝人血也没关系?”

“没有关系唷,只要是血液都能够饱腹。只不过人类的血液能够给吸血鬼提供更多能量,味道也是,比起其他的血液更加鲜美。”

日向不由地回想起狛枝刚刚轻松地把教职人员打趴下的场景与在倒在自家门口苍白无力的身影……还真是相当鲜明的对比。

咕。

他听见自己被忽略已久的肚子再度发出一声痛苦的嚎叫。

“啊、日向君?饿了吗?”

“……是啊。”

半夜赶论文没吃到夜宵!早餐也没了!!我觉得我下一秒就要饿死了……

“那么,请稍等片刻♪”

日向疲惫得连眼皮都抬不起,就随便应了他几声。虽然不对吸血鬼的料理抱有希望,但是在饿得要死的情况下,就算只是白饭也可以在干涩的口中变成世间美味。

话说起来,直到刚刚日向才意识到,自己身上套着睡衣——明明晚上一到家就慌忙赶论文完全没顾着洗澡。去阳台看了看,自己的便服已经稳当地晾在了晾衣架上。下了楼,刚好看见狛枝哼着小调端着一盘东西从厨房里走出来。在那盘子上蒸腾出白气的是,散发着甜美气味的咖喱鸡肉饭——! 

“……好吃!”小心翼翼地勺了一口放进嘴里,日向惊讶地抬起头,与狛枝的眼睛对上,“你这家伙,意外地厨艺很好啊。”

“……谢谢你日向君!!!!!”

普通的夸奖得到了意料之外的感激。狛枝惊喜的笑容灿烂得简直能够闪瞎人。

“不不不不也不用这么夸张吧……”

“又是第一次呢!!”

“啊?难道吸血鬼中没有人品尝你的料理吗?明明这么好吃……”

“哈哈,真是太感谢日向君了。”狛枝露出温和的笑容,“唔,我记得小时候妈妈吃过我第一次做的料理……不过,现在已经不可能了。”注意到日向惊讶的眼神,狛枝耐心地解释道:“我的双亲在我还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哟,因为魔法的失误……嘛,不过,为了弥补这份不幸,我得到了魔界内数一数二的巨大财产——这就是我的才能哦!”

“……啊?”

日向不知所措地睁大了眼睛。

双亲……在很小的时候去世……才能?

 “我的人生、就是由幸运与不幸两种力量操控的……嘛,比如说,昨天我幸运地被上帝信徒追杀,却又不幸逃过一劫,最后还被日向君拯救了……”狛枝的声音逐渐变得低沉,满脸遗憾和苦楚。

……啊啊、又因为这个而引发了抑郁症吗?

下一秒,他脸上的表情换成了狂热,“但是、但是!能接触身为充满希望的人类的日向君、能饮到人类的鲜血,对我而言是至高无上的幸运!!呜呃,接连而至的将会是怎样巨大的不幸啊……光想象就觉得可怕……”



“听我讲,狛枝。”

不行,绝对不能对这家伙放任不管。

日向的手强硬地搭上了狛枝的肩膀,将他扭过来,迫使他与自己对视。狛枝的灰色眼眸传递来些许诧异。

“这种事情……寻死这种事情……”

日向绞尽脑汁地组织着语言。啊啊,原来叶隐导师的预言指的是这个吗?对于有抑郁症的青年吸血鬼,该说什么才能令他回心转意?

不过,此刻的日向只想把自己脑海中的想法全部吐出。

开什么玩笑!这么温暖的料理、到现在才只有第二个人吃到!

“——我,绝对不允许!”

双手紧紧扣住狛枝的肩膀,日向无比认真地凝视着狛枝的眼眸,用尽全力发出呐喊。

他不知道狛枝的漫长岁月究竟已经过了多久,但那一定是痛苦而寂寞的……光是这样想象、就觉得好难过。

明明不是精神病系而是外科系的大学生日向创,燃起了前所未有的斗志——!

映出日向坚定脸庞的狛枝的眼眸惊讶地睁大了,连嘴唇也诧异地张开。

怀着难以言喻的羞耻心,日向又憋出了一句:“最起码、起码……在我完全变回人类之前,不准给我轻易死掉啊!!”


“……嗯。”

大概是日向的错觉,狛枝应答的话尾好像染上了些许哭腔。呈现在他脸庞上的,是与吸血鬼印象不符的、太阳般耀眼的笑容。他的灰眼眸好似被温暖的火焰照亮了。

“日向君,我一定会待在你的身边的!”

“……啊啊,说定了。”

回报以同样笑容的日向,终于能够安心地扒再不吃就要凉了的美味午饭了。




就这样,临床医学系大学生日向创与似乎很强的吸血鬼狛枝凪斗的同居生活开始了。





-TBC-


评论(19)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