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可怜的高三狗
es/fate go/yys/小英雄
杂食 但是站定攻受就不会变

【薰飒】花吐症

>糖分百分百,请放心食用
>今天试着听着歌剧码文,迷之爽快[。

一天中最后一次铃声响起,飒马将书本收进抽屉,然后着手准备对教室的清洁。教室里的学生逐渐走尽了,他专心致志地对付着玻璃窗上顽固的污垢,但不时的咳嗽令他有些分神。
为什么咳嗽总是不好呢……明明有好好吃药啊。飒马皱了皱眉,暂且将抹布放到一旁。但下一秒,他的喉咙痛苦地挤出剧烈的咳嗽,变得模糊的视线注意到有些什么东西随着这几声咳嗽从唇间漏出。因为剧烈的咳嗽,大脑变得空白一片,即便如此飒马还是勉强撑起身体,慌忙将那些小小的东西拾起。
那些从他的喉咙中吐出的东西,是有着令人熟悉的香气的紫色花朵。
吐出花朵——这个症状,飒马在书本上读到过,但那不过是为了安抚弟弟的睡眠而念的童话书。 童话故事里的骑士爱上了和他一起长大的公主,这份心情却不能够向所爱的人展现,于是骑士的嘴中就吐出了花朵,以此来代替他那微不足道的爱情。随着越来越多花朵的吐出,骑士的身体也变得越来越虚弱。公主伏在骑士的病床上,抽泣着向骑士吐露出了自己对他的爱意。然后 ,骑士的病奇迹般地好了,他和公主从此永远幸福生活在一起。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吐出花朵呢?飒马一边思考着这个问题,一边再次将视线转向了静静躺在手心上的紫色花朵。
薰……
飒马的脸颊上飞快浮起一片红晕。他使劲摇了摇头,试图把从脑海中浮现的那个人的名字从大脑中甩出去。
怎么可能啊,我怎么可能会……喜欢那个海洋生物部的耻辱。 

——但是,真正的武士勇于直视自己的错误!
虽然没有恋爱的经验,但从书本中读到过,大致了解一些。羽风殿下的一些举动的确会让自己心跳不止,例如上次在参加海洋生物部的活动后为受了凉的自己披上毛巾,例如在食堂中遇见,笑着为一脸嫌恶的自己将差点粘上冰淇凌的头发撩开。
根据书中的描述来看,我脸红心跳的反应应该就代表喜欢上了他。
飒马垂下了眼帘,紧紧握住手中的花瓣。
“果然还是不想承认啊……”
身为神崎家的继承人,竟然喜欢上了那样轻浮的人。 父母要是知道了,一定会非常生气吧……想到这里,飒马更加沮丧地低下了头。
但是,这可是关乎性命的事!!绝对不能拖延,武士的身体容不得虚弱!
飒马立刻飞奔着冲出教室,然后在走廊的拐角处不幸遇到了学生会副会长莲已敬人。
“喂,神崎!说过多少次,不准在走廊上奔跑!”
“呜呜……十分抱歉,莲已殿下!这是关乎性命的事,请暂时原谅我!等我得到羽风殿下的告白后,定会向莲已殿下剖腹谢罪!”
“喂,神崎——!”
飒马的身影一转眼就消失了。敬人皱起了眉,吐出无奈的叹息。
“真是的……逮到他后,一定要说教他一个小时。”
转身想要离去的敬人猛然停住了脚步。
不对,他好像还说了别的什么……我听错了吗?怎么可能?得到羽风的告白??
绞尽脑汁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敬人不耐烦地啧了啧嘴,决定去找红郎商量一下这件事。
千万是我听错了啊……竭尽全力不让自己在走廊上跑起来,敬人的眉皱得愈发深了。
怎么能将神崎交给那个轻浮好色男啊!!

  “羽风殿下——!!”
在天台找到了羽风薰,飒马喘着气在他面前停下脚步。
“呀,飒马君?找我有什么事吗?” 真是难得啊,竟然没有称呼我为海洋生物部的耻辱。薰的心情变得愉快起来,禁不住扬起了嘴角。
“请向我表白!”
飒马凝视着他的眼睛,无比认真地请求道。
“……表、表白?”薰瞪大了眼睛,大脑完全无法消化对方突如其来的震撼话语,心中洋溢起宛如蜜糖一般甜腻的愉快的同时他又小心翼翼地吐出疑问,“飒马君……你是不是搞错了这个词的意思?”
“不,我想我并没有。这个词的意思是向暗恋的对象吐露心意,对吧?”
“嗯……没错。”
“那么,我在此再次请求您,羽风殿下,请向我表白!”
“飒马君……你到底是怎么了?路上被车撞了?脑袋被门夹了?还是跟着奏汰君去游泳导致脑子进水了……”
“……真是无礼!”飒马的脑门爆出了点青筋。
“明明是这样差劲的人,到底为什么会喜欢上他呢……可恶。”
他别过头,吐出一句细若蚊呐的抱怨。即便如此,那声抱怨还是清晰地传达到了羽风薰耳中。
砰。砰。
同时变得清晰起来的还有越发激昂的心跳声。羽风薰咽了咽口水,决定首先要冷静下来把事情搞清楚,被逼迫的玩笑话、精神受到创伤都是有可能的。因为这些事情而暴露自己一直以来埋藏于心底的爱意,这不是很糟糕吗?他可不想让这个孩子更加讨厌自己。
“到底发生了什么,飒马君?”
他认真地注视着眼前的少年。飒马也逐渐冷静了下来,朝他鞠了个躬:“实在抱歉,羽风殿下……我的确是太过心急了,没有注意到你的心情。那么接下来,请允许我向您解释来龙去脉。”

“是这样啊……花吐症,是叫这个名字吗?”
“是的。”飒马伸出手,给对方看了看自己手心上的紫色花瓣。
这个剧情也太不现实了吧?羽风薰望向飒马的眼睛,希望在那双眼睛中找到能够否定荒诞话语的答案,但对方的紫色眼眸一如既往地清澈,让薰回想起了附近的神社里的那口能够清晰地看到水底鹅卵石上的藻类植物与锦鲤身体上花纹的潭水。
就是这双眼眸让自己深深沉迷。
“……呐,飒马君,你有没有想过,解除诅咒的真正方法是公主殿下喜欢上骑士,而不是那句‘我喜欢你’呢?”
“嗯……说的也对。”
“那么,飒马君,你又有没有想过——”羽风薰的眼睛微微眯起,看起来就像一只狡黠的狐狸,“我并不喜欢你呢?”
“……诶?”
飒马猛然瞪大了眼睛。
羽风薰保持着笑容与他对视。想要看看他的反应,倒不如说是非常好奇。
然后,薰的瞳孔惊诧地放大了。
“……抱歉,我不应该那么说的。”
他声音低沉地这么说,一把抓住了飒马遮挡在脸前的手臂,将他拉进自己怀中。
“呜…………”飒马竭尽全力不让呜咽声从喉咙中漏出,但泪水还是止不住地流下,沾湿了薰的衣服。
“飒马君,”羽风薰温柔地抚摸着怀中人儿的脑袋,“刚刚那句只是玩笑话而已。”
“我真的,真的真的非常喜欢你啊。”
被飒马紧紧握在手中的花瓣变成了尘粒,从他的指缝中漏出,随着忽然吹起的风飞向了远方。
相拥了一会儿,飒马的气息逐渐稳定了下来。头发蹭到自己脸上,稍微有些痒呢。薰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将双臂收得更加紧了。
“刚才,”
飒马突兀地开口,打破了平静。
“不知道为什么……非常难过。”
“是因为太喜欢我了,对吧?”
“……是因为想着花吐症没办法治愈了,武士修行还没达到目标,跟父母约定好要去吃的寿司也吃不成了。”
“嘛……那还是因为喜欢我呀。”薰无奈地笑了笑,但表情随即又变得更加明朗,“对了,趁着这花吐症消除的大好时机,我们来接吻吧?”
“接、接吻?”
“我们已经是恋人了哦。”
薰抬起飒马的下巴,将脸凑近了他,露出了相当得意的笑容。
“不做点恋人之间做的事情怎么行呢?”

“还是来晚了一步吗……………………”
躲在草丛里窥视了一小会的敬人浑身散发出幽怨的气息。
“这样不也挺好的吗?神崎看起来非常高兴呢。“
在他身旁缝着衣物的红郎则非常欣慰地笑着。

-END-

评论(4)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