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可怜的高三狗
es/fate go/yys/小英雄
杂食 但是站定攻受就不会变

【狛日】比起G茶我还是更喜欢大K司

>和平的没有希望之峰也没有盾子的学院paro





“日向君!!!”

对于一个整日妄自菲薄的希望信徒来说元气得令人不敢置信的声音险些刺穿日向的耳膜,精神层次上的刺穿。

“嗯、啊,是狛枝?有什么事吗?”

“明天要一起去喝茶吗?我这里有几百张G茶免费卷哦,昨天去买了个杯子顺手抽到的。”

“诶……”

仅仅是稍微迟疑了一会儿思考了一下明天预定好的行程,就听到手机对面传来的狛枝相当不满的嘟囔。

“日向君还真是过分啊——明明说好了做朋友的,却连一起逛街都不愿意吗?得到日向君这样巨大的幸运,以后会遭遇多大的不幸我都不敢想象呢,我可是做了很久很久的心理准备才来邀请你的喔?哈啊……算了,毕竟对象是我这个蜱虫级别的渣滓,日向君肯定光看到我的脸就会反胃吧……”

“停停停——!我没说不去啊。”

“那就是答应了?”

手机对面失落绝望的声音又再度欢喜起来,日向只得在脑内将原本排得满满的行程表全数划去。


前几日终于和狛枝讲开了一切,正式成为了朋友。狛枝对自己的态度也来了个180°大转弯,以往对于自己毫无才能的嘲讽全都消失不见。而现在是狛枝第一次邀请自己,错过这次就不可能有下次。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其中蕴含的宠溺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好吧,答应了。”

“那么,下午2点在你家楼下等你喔♪”

“好好好。”

再次以无奈又宠溺的语气应答,日向垂下眼帘,静静地等着对面的人挂掉电话。

“……”

“……”

因为戴着耳机,狛枝仿佛沾染了情欲一般色气的呼吸声无比清晰。日向的脸红了红,意识到后又开始暗暗咒骂狛枝色气的声线。啊啊,可恶,是个帅哥就算了,声音还这么好听,真是讨厌……

“日向君。”

“嗯?”

“……”

“那个……狛枝?”

“我在。”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没说吗?”

“没有了喔,这通电话的目的只是邀请你而已。”

“那……我挂了喔?”

“……”

“……”

尴尬在空气中蔓延开来。日向隐隐感觉有股威压从手机对面传来,不由得咽了口口水。可恶辣鸡狛枝什么都不说我怎么好意思挂电话啊!!有什么事你倒是说啊一寸光阴一寸金啊可恶本来为了陪你就即将要耗费掉一下午时间了我的打工和电玩店时间啊说不定还能遇到七海呢——

“日向君。”

“嗯????”

完全没有意识到日向的懵逼与不悦,狛枝轻轻叹了口气——日向的耳朵又处在爆炸的边缘了。

“只是……只是想叫你而已。”

呜哇,完蛋了,这回真的被狛枝的色气声线点燃升天炸成一朵烟花了,呈现出komaeda nagito的美丽棉花糖色烟花。

“……明……明天叫也没关系吧?”


“已经、无法忍受了。”


低沉沙哑仿佛事后一般妖艳、破坏性无比恐怖的声音。

双重炸裂boommmmmmmmmmmm!!!!!!


“整整一天没见到日向君,我觉得我要死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真的要死了…………”

仿佛溺水一般不断吐出呜咽声。日向开始慌了。

“等等、狛枝???”

“呜呜呜呜呜忍不了了啦工作了一天好累啊想要被日向君治愈啊想要见日向君啊想要把脸埋进日向桑的胸部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TOTTTT”

“喂喂、为什么要埋胸部啦!!不行啊我又不是女生!”

“因为日向君的胸部很大嘛!等等,是女生的话就可以吗??原来日向君是这么轻浮的人??”

“哪里大了!!女生的发言是因为不是女生的胸部才值得埋吗不是是女生就可以的意思啊你个笨蛋! ”


半响的沉默之后,日向扭扭捏捏地开了口。

“治愈……倒是可以。”

“嗯???”这回轮到狛枝懵逼了。

“狛枝也有看吧?最近那个人气很高的电视剧,《逃避虽可耻但有用》……gakki治愈源桑时,不就是用的hug吗?”

“hug??诶??日向君愿意给我hug吗??”

“……限你五分钟之内到我家楼下,不然就——”

“滴”

耳边传来的是挂电话后空虚的回音。

“……”

五分钟只是开玩笑而已花多少时间都没关系……来不及把这句话说出来啊。日向担忧地往窗外望去,夜晚的街道车辆仍然很多,想着狛枝家与自己家之间的距离,日向不禁打了个寒颤。这种时候只好祈祷他的幸运起效了……



下楼,推开家门,迎面而来的深冬的寒风令日向再度打了个寒颤,往正相互摩擦着的双手吐出热气,化作白色水雾的热气迷失了双眼。

“日向君!!!!!!!”

日向扭过头,远远地看到有一个棉花糖色的人影朝自己疾驰而来。他露出无奈而又宠溺的笑容,朝着那个人影张开了双臂。

人影顿了顿,放慢了速度,直到和日向之间的距离近得可以清楚地看到落在睫毛上的雪花,直到和日向之间的距离进得可以感受到他唇间温热的吐息,才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身躯渗进日向的双臂。

“……好温暖啊,日向君。”

狛枝毛茸茸的白色脑袋埋在日向的脖颈间,高于体温的吐息喷洒到日向的皮肤上,有些灼人。

“是你穿得太单薄了吧。”

“没办法啊,日向君只给我5分钟嘛。”

“……还真是抱歉啊,那个只是玩笑。”

“没关系哦,反正已经被治愈了。”

狛枝低声笑着,但随即又吐出了长长的叹息。

“啊啊、得到hug这样的幸运,明天到底会遭遇怎样的不幸呢……要不还是别去了吧?虽然很想要和日向君约会,但是我不想让这份不幸波及到日向君啊。”


“没关系,我想要去。”

狛枝的眼睛猛地睁大,虽然仅仅是倒映着路边昏黄的光,但日向觉得那双灰色的眼睛此刻闪闪发光得可以跟夜空中的星星媲美了。

“……日向君?”

仿佛害怕幻境被打破一般,狛枝小心翼翼地询问。

“嗯,我想要去喔。”

把下巴埋在狛枝的肩膀上,日向不好意思地开了口。

“我也……想要和狛枝约会啊。”

“……”

“……”


呜啊啊啊啊好尴尬我刚刚说了什么约会这种词怎么可能这不是只能和恋爱对象做的事吗——


“那、之后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管哦?”

“嗯?”

“啊,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只要待在我身边的话,差点被卡车撞到、被污水泼一身,甚至更严重的暖水袋爆炸灯泡爆炸被抢劫这些事情都是必然会发生、而我又无法阻止的哦?”

“嗯,没关系。”

在狛枝的眼眸里看到自己的倒影,手臂仍然搭在对方的肩膀上,日向露出有些羞涩的笑容。

那份笑容,在狛枝眼中耀眼得仿若星辰一般。不,那是比星辰更加璀璨,比世间的其他一切事物都要美好的东西。

“我啊,早就有那样的觉悟了,因为想要和你做朋友嘛。”



啊啊、果然。

我果然……

“……最喜欢你了日向君!!!”

身体再次被紧紧勒住,日向觉得自己要喘不过气了。

“狛、狛枝!我要窒息了、呜呃……”

“日、日向君?!!!”





而之后昏迷的日向被狛枝抱上床不小心本垒了的剧情,那都是属于下一个故事的了。



-TBC-

评论(7)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