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可怜的高三狗
es/fate go/drb
杂食 但是站定攻受就不会变

【狛日】开什么玩笑才没有特地为日向君发动幸运才能呢②

不知不觉已是黄昏。位于黑夜与白天交界处的风已带上了些许凉意,仅穿了短袖的日向瑟瑟发抖,只想赶快到旅店中,把旅行箱中的外套拿出来穿上。

“好,那么大家都到齐啦!接下来是激动人心的旅馆温泉time!!!啊,当然,现实不是galgame,才不会有走错浴场这种事情发生哦?”

“日向!走啦,一起去泡温泉!”

“啊,不,你们先去吧……我现在有点饿,想先把晚饭解决了。”

“唉,真是可惜啊,日向君难道不想看看我强健的大腿肌肉吗?”

“在游池不知看过多少次了吧……”

“毛巾跟泳裤可是不同级别的啊!!难道就不想一睹我毛巾下的光景吗!!!”

“不不不我对二大同学的毛巾完全没有兴趣!!!!!”

……闹得好累。目送一路推来推去吵吵嚷嚷的男生组离去,日向疲惫地按住突突跳着的太阳穴。接着他和女生组一同享用了金枪鱼大餐,吃饱后就开始犯困,一路努力地眨着眼睛、拎着毛巾去了温泉。

秋夜的山风凉得让人打颤。一轮明月高高挂在晴朗无云的夜空中,冰凉的月光穿过层层叠叠的红叶与纤细的竹叶、投在正咕噜冒泡着的温泉上,给它镀上一层朦胧而纯净的白。雾气仿佛洒开来的牛奶般四处弥漫,温泉左右边古色古香的灯柱散出昏沉的黄光。除了热水冒腾的声音与草丛深处传来的蟋蟀的歌声以外,整处温泉静悄悄的。

“呜哇……完全没有人诶。”

日向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将系在腰间的毛巾解下。温泉的温度很高,刚刚还被冷风吹到起鸡皮疙瘩的皮肤浸泡到这样滚烫的热水里,立即就泛起了粉红色。日向舒服地将下巴埋进泉水里,眯着眼睛眺望远处的明月。

在漆黑夜幕下的衬托下,月亮显得愈发白净。看到那样的月亮,日向突然联想到了早晨巴士上狛枝苍白无力的脸庞。


说起来……这一整天,好像还没有和他好好说过话。

等等?

虽然不是很真切,但日向的视野范围内的确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狛枝?

他的心脏猛然跳动了一下,心跳高昂得就像galgame里撞上男主角的少女……等等,什么鬼比喻。日向使劲摇了摇脑袋试图甩去不可靠的想法,努力眯着眼睛往雾里看去——即便被朦胧的雾所遮掩,映得不清楚,日向却再度十分清楚地意识到,那个身影的确就是狛枝。

……先是巴士和房间都安排一起、再是游玩时抽签抽到一组,现在泡温泉也撞在一起——而且还是只有我和他两个人。这种巧合未免也太离谱了吧,日向都要怀疑这是狛枝的才能所导致的了——
……不过,这对于狛枝来说,应该是不幸吧。

日向突然感到有些失落。

他确实是期待过和狛枝之间的关系能恢复到暑假时那样。但他是普通到了极点的人,是狛枝不断吐出讽刺的口中毫无才能黯淡无光的‘预备学科’。狛枝坚信那段友谊是错误的,而他也只好这样相信。

……要是一开始没有认识你就好了。

感受过你的温柔之后,就想要再次触碰它啊。

日向低垂着眼眸,深深叹了口气。

狛枝会露出怎样嫌恶的表情呢?

但是才刚泡没多久,不想早早放弃这难得的舒缓疲劳的京都温泉,日向只好祈求狛枝没有注意到自己没有注意到自己没有注意到——

“……日向君?”

啊,结果还是被发现了。日向扯动僵硬的面部肌肉,努力朝雾里的狛枝扬起笑容:“啊,是狛枝?”

诶,等等,这好像是自从在巴士上吵架后、狛枝第一次出口唤自己的名字。

“嗯。”

传入日向耳中的是没什么起伏的、平静的声音。

气消了?他试图从雾帘中窥到狛枝的脸庞。但是他目光所及,仅有狛枝摇曳着的、仿佛融化在雾气里的白发。

寂静笼罩着整个温泉浴场,只有蟋蟀还在孜孜不倦地歌唱着。

日向突然产生了一股想要整个人埋进水里去再也不起来的疯狂想法——让这一天消失不见,让这一切随着秋风消散,让狛枝成为睁开眼睛后就完全遗忘的梦境——但是隐约的叹气声把他拉回了现实。日向接着就看到狛枝的身影开始在雾中挪动,逐渐、逐渐变得清晰,直到和他面对面凝视对方的双眼,试图在对方的双眼里寻见一丝自己想要看见的蛛丝马迹。

“……晚上好?”

日向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日向君、为什么总是出现在我面前呢?”

“你问我为什么……这种事情我也不知道啊。”

“这是不幸吗?”

“……是吧,”日向凝视着狛枝毫无起伏的眼眸,扯出苦涩的笑容,“对于……这样讨厌我的你来说的话。”

“……”狛枝的眼瞳有一瞬间的放大,但几乎是下一秒就恢复了淡漠的模样,“那么、对于你来说,又是怎样呢?”

“……对于我?”日向睁大了眼睛。

等等,这家伙脑子里到底装了什么?“我……”

狛枝仅是一言不发地凝视着他,日向却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威压正压迫着他的胸腔,好似被冷气所包裹一般。


我想要知道你对我的想法,我——我很在意你啊。

神差鬼使的,日向觉得狛枝就是想要说这些。

——既然如此便相信直觉,把一直以来压在心底的那些话语全部都吐露出来吧。
就算无法触碰到也好……一直藏着掖着才不是我的作风!


“……说实话,和狛枝待在一起,我还蛮开心的。”

“即便是我不断吐出嘲讽也无所谓吗?真不愧是预备学科呢,为了接触超高校级们的光辉而挥发出的抖m才能还稍微可以看嘛,差不多是飞蛾那种程度。但我可不是什么耀眼的人,只是最差劲最没用最垃圾做什么事都做不好的渣滓而已哦?”狛枝低下头去,吐出细若蚊呐的、小心翼翼的疑问,“……就算这样,也想待在我身边吗?”

啊,又来了。但是,跟无精打采的模样不同,这是日向所熟悉的狛枝。

日向绽开了安心的笑容。

“嘲讽的话,其实有时候还是会稍微有点在意……不过那也是狛枝的特质嘛。”

“才不是为了什么光辉才靠近你的,吸引我的是你本身、狛枝凪斗这个人啊。”

“我啊,如果——”

言语化作银色的子弹,直直刺向不可思议般睁大了眼睛的狛枝的心房——



“——啊。”

突兀地传入耳中、令子弹距离狛枝的心脏还剩下不到一厘米就从半空中坠落的,是细软的、熟悉的声音。

狛枝和日向不约而同转过头——

映入两人眼中的,是围着毛巾、一脸惊恐地站在台上的女生们。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日寄子要嫁不出去了呜呜呜呜呜”

“诶、诶……??”

“这里难道是男汤吗??”

“大家!!安静一点!!有秩序地出去!”

王女气势挥发出来的索妮娅威风凛凛地挡在女生们面前,正当日向暗暗感谢她的果断时,下一句话就令他差点喷出血来,“不要打扰情侣共浴!!”

女生很快就像风一样刮出去了,只剩下狛枝和日向在温泉中两脸懵逼。

“……”

“……”

救命,连吐槽的力气都没有了。日向无奈地叹了口气,将腿从水中抽出。

“日向君?”

大概是因为温泉泡久了,狛枝的声音有点虚弱。

“走吧。”

日向回过头,朝狛枝绽放出笑容。


换上了浴衣,狛枝跟在日向身后,在旅店的走廊上行走着。

“啊,日向君,狛枝君。”

七海的表情毫无波动。

“晚上好。”日向非常尴尬地笑笑。
“啊,说起来——!!!!”像是想起什么重要的东西,日向慌张看向七海,“没有看到吧……?就是、那个……”憋在嘴里的词汇实在是难以启齿……

“啊,”七海立即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点了点头表示理解,“那个的话日向君就放心吧,温泉里雾很大所以完全看不清楚。”

“那就好……”日向安心地吐了口气。

“而且我也完全不在意尺寸,真的啦,我对狛枝君超级有信心。”

七海在丢下让日向脸红的意味不明的发言、朝狛枝比了个大拇指后迅速逃跑了。

“搞什么啊……”

一边小声抱怨着,日向一边不自觉地悄悄将目光挪向狛枝。刚刚在温泉里的确不小心扫到几眼,虽然被雾所遮掩,但也能看个大概形状……小大差不多吧?为什么会对狛枝有信心啊?

然后、狛枝也将视线投向了他。

“……!”用上生平最快的速度将眼睛挪开,日向尴尬得想要找个洞埋进去。

“唔……我觉得大小相近吧,日向君。”

“……别探讨这种东西啊!!”


“日向!可算回来了啊!”

“啧、竟然丢下我们去和狛枝泡温泉!太偏心了吧!”

“哈哈…………”

日向也只能露出尴尬的笑容。

“总之来丢枕头吧!丢枕头!我期待一整天了!!!”

“哼,这种无聊至极的幼稚游戏倒也不是不能陪你们玩玩。”

“明明就很期待吧九头龙!!让我猜猜,是不是以前因为太凶所以从来没有玩过啊?”

“……!你这家伙,给我闭嘴!!”

恼羞成怒的九头龙首先发起了攻势。还幸灾乐祸地笑着的左右田措不及防被狠狠砸中脸,差点倒下去,但是他很快就站了起来,立即发动了火力不亚于敌方的反击。混战中日向不幸被战火波及,于是他也迅速加入了战场。高中少年的欢笑声充斥了整个房间。

仿佛不知道疲惫般朝伙伴丢去枕头,日向大声笑着,在枕头组成的白色的枪林弹雨中,对上了狛枝的眼眸——

狛枝仅是靠在和室的角落,紧紧抿着嘴唇,一言不发地凝视着他。

……那家伙,还是没有高兴起来啊。

日向停下了丢枕头的动作。视线穿过了枪炮,紧紧和狛枝的视线交织在一起。

为什么总觉得哪里很奇怪?好像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没有干?

日向按住太阳穴,冥思苦想着。

“——对了!!!!”

其他人都被日向突然的这一声激动大喊吓得停下了手中挥舞枕头的动作,狛枝也怔住了。

“狛枝!”

日向兴奋地抬起头,以流光溢彩的草绿色眼眸注视着狛枝。

一步、两步、三步,日向与狛枝之间的距离逐渐缩短。狛枝咽了口口水,瞪大眼睛、有些紧张地凝视着眼前兴高采烈的日向。

“听我说,狛枝。”

把对方逼得都不得不将脚尖踮起、脚跟靠上墙壁了,日向还浑然不知地继续向前凑近,还顺势将手臂撑上了墙。狛枝眼睛瞪大得像惴惴不安的少女一样,脸颊完全成为红色了,就算拿文章里一级常见的番茄来比喻也毫不夸张的红色。

“我啊——”

由下而上看着狛枝,日向绽放出了如同初春第一朵舒展开身躯的倒映在水中的早樱、如同夏日祭绽放在夜空中最大最璀璨的花火、如同黑夜与白昼交错的遍染道道朝霞的天空那样夺人目光的、将被狛枝永远印在脑海中的笑容。

“想要、一直待在你身边!”


狛枝怀疑自己高昂急促的心跳声都要被日向给听见了。因为紧张而流出的汗水顺着狛枝的脸颊滴落到地板上。自从被日向逼到墙上后就紧张得几乎无法呼吸的狛枝,现在终于能够喘口气——


“——因为,我们是朋友嘛!”

虽然说日向再度勾起嘴角,但如果可以的话狛枝真想抹消掉这个大写的‘我们是朋友嘛是朋友嘛是朋友嘛嘛嘛——’的笑容……

“……开什么玩笑。”

狛枝强忍着愤怒从唇齿间吐出的声音,比早晨时还要阴沉上好几倍。

哎……?日向愣愣地看着脸上布满阴霾的狛枝。

“那种事情……我才不承认!!!!”

哎……?哎???!!!!!

懵逼后好不容易反应过来,狛枝已经消失在走廊尽头。不知何时出现在男生房间内的七海遗憾地叹着气,“……如果不说最后那句话就是完美的TURE END了呢,日向君,虽然说现在也算是GOOD END啦。”

“哈???”

“但是我十分不擅长玩这种类型的游戏,对不起,帮不上什么忙……”

哈???

哈?!!!!




-GOOD END-

评论(24)
热度(189)